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中小企业“数字化焦虑”如何破解?上海代表建议多举措降低转型成本

新闻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2022年5月19日,“中铁信托·伊洁士退役军人关爱金慈善信托”成立启动仪式在四川广汉成功举办,标志着四川...

  • 在求职模拟大赛中锻炼面试技巧,东华大学这位毕业...

    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的学生刘鸣(化名)近日收到三份offer,并最终选择签约其中一家奢侈品公司。 刘鸣是个未雨绸缪的人,她从去年八月开始关注秋招,九月开始投简历。“因为时间线拉得比较长,我就有足...

  • 上海:预计到6月上旬,各寄递企业能够全面恢复个人...

    5月19日,目前上海邮政快递行业的恢复情况怎么样?对于市民普遍关心的个人寄递业务恢复是否有具体的时间表?5月19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冯力虎表示,感谢社会各界...

  • “沪”动进行时:铁路上海虹桥站客运量有序增长

    5月17日一早,铁路上海虹桥站候车大厅里,不少旅客已经在等待验票上车,他们中的很多人“全副武装”,做好了个人防护。当日,铁路上海虹桥火车站开行旅客列车12趟,出发旅客7000人左右,到达旅客约千人。 据悉,...

  • 来自芯片、航天领域的代表:复工前一定要做好周全...

    眼下,上海复工复产已按下“快进键”。疫情这两个月来,有的企业的生产线一直都在运转中,从没停产;有的企业正开始复工,逐渐恢复生产;还有的企业正在等待复工。记者采访了几位扎根企业一线的市人大代表,结合他...

  • 上海海关:为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汽车制造等全产...

    5月18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上海要推动重点产业尽快达产,对于上海集成电路、汽车制造、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上海海关如何支持产业链供应链便利化,又是如何助力企业提升产...

财经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上海市区迎来首家复业的银行网点。昨天,位于普陀区新村路599号的上海农商银行普陀支行营业部恢复营业。...

  • 上海公共资源交易平台4月考核位列全国第一

    昨天,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公布最新考核排名,上海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4月考核得分为100分,排名位列全国第一。这是继2021年10月国家考核全国第二以来,该平台排名的再次突破。 成绩的取得并不容易。疫情防控...

  • 让机器转起来、产线跑起来——上海汽车业复工复产满...

    零部件厂商集中采购,物流通过转运站打通血脉,主机厂整车一辆辆下线……机器转起来、产线跑起来,上汽、特斯拉等头部汽车企业开启复工复产模式一个月来,上海整车厂生产线上“走”下数万辆汽车,并积极出口。 15...

  • 科创板芯片指数6月发布,中芯国际、澜起科技都是权...

    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证指数有限公司今天正式宣布上证科创板芯片指数定于6月13日发布。经流动性筛选后,科创芯片选取不超过50只市值较大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装和测试等领域的上市公司证...

中小企业“数字化焦虑”如何破解?上海代表建议多举措降低转型成本

发布时间:2022/01/21 财经 浏览:35

1月20日,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举行“加快推动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融合,促进本市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专题审议会,这也是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场专题审议,足见人大代表对这一话题的关注。

中小微企业往往在资金信贷方面处于劣势,利用信用数据将是推动企业经济发展的重要补充。优化信贷服务遇到的一个难题是税务数据和信用数据的割裂,市人大代表马梅表示,信用机构和金融机构在工作调研中均表示税务数据作为核心数据的需求非常迫切,浙江、深圳、天津等兄弟省市都已经实现了税务数据向信易贷平台共享和衔接,“税务数据相比其他大数据更直接、更精准的反映企业画像的基础轮廓”。

为进一步优化数字经济中小企业的信贷服务,马梅提出应尽快落实税务数据向上海市新一代平台共享,为数字经济中小企业提供更好的信贷服务。“首先要打通断点,推动新一代数据平台的共享,其次是要提升税后数据的质量,建议市税务局给予支持”。

“相比于大企业,中小型企业缺乏转型资金、专业团队以及整合能力,试错成本非常高。转型是找死,不转是等死是许多中小微企业面临的现实困境”。市人大代表韩若冰表示,许多中小微企业都在经历数字化焦虑。他提出,帮助提高中小微企业管理者数字转型的能力,并给予资金支持,加快标准化难关建设,引导大型优势企业和数字化服务平台统一数字开放结构等建议。

市人大代表薛侃也注意到了这一问题,“中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不是没有动力,关键是没有能力”。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成本高、投入大、周期长、见效慢的困难,薛侃建议大型企业向中小企业提供定制化的整体解决方案,降低中小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成本,帮助中小企业走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境遇。

“数字经济的使命就是革命与颠覆,要采用更加宽容的监督理念”,但也要注意平衡。市人大代表朱柯丁提出了数字经济监管中应当注意数据垄断问题,对市场进行动态监管。“在鼓励科技创新的同时,搭建起上海公共数据、共享平台和分享机制,让城市的公共数据不再单独地属于某一个人、某一个企业,助力全市中小微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