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上海数交所搭建交易生态觅“数商”

新闻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日前,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开幕式在上海社会科学会堂举行,共计300人通过线下和线上方式参加。 本...

  • 沪郊金山朱泾:花香稻香串起产业链,在乡村振兴中...

    G320文旅连廊亭朱枫产业联盟成立、“院企”“校企”共建基地齐齐揭牌、“智农”“农龙”企业抱团落户、一街一镇飞地党建喜结连理、“十佳高素质农民”“文明埭头”奖项连发……11月26日下午,以“稻梦田间”木栈道为舞台,以“云间...

  • 沪上多所大学派出跨学科团队,助力“长江口二号”沉...

    近日,“长江口二号”沉船考古工作备受关注。专家披露,从古船中出水的陶瓷器就达600多件,其中,有一个高约半米的瓷瓶目前正躺在复旦大学生物考古实验室里。“将分子考古、古基因组的前沿技术运用于沉船考古,还是...

  • 打造一座游乐场,给公众最好的科普

    上海天文馆获全球主题娱乐协会“杰出成就奖”,成为我国首家获该奖项博物馆 第一次走进上海天文馆的人大都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不像一座科普场馆,更像一座游乐场。影院、虚拟现实、媲美《星球大战》的顶尖音乐……...

  • 住范儿上海总经理陈康乐:全面深度服务 重新定义家...

    自2016年进驻上海以来,住范儿上海店每年销售额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从2017年的1500万元到2021年的1.2亿元,仅用了5年。2022年10月,上海住范儿又迎来发展新阶段,在原来1000平方米的老店换新址再升级,变身5000平...

  • 深耕上海区域市场,住范儿新开 5000㎡的家居生活馆

    2022年11月25日,5000㎡的住范儿上海家居生活馆盛大开业。上海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秘书长丛国梁、家装下午茶CEO许春阳、住范儿CEO刘羡然、住范儿联合创始人曾默翰、李丹阳、住范儿VP张晓亮、住范儿上海分公司总经...

财经

探索制度型开放与高质量发展 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迈入3.0新征程 探索制度型开放与高质量发展 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

11月26日,在“2022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论坛”上,两大关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报告发布,分别为《国...

  • 上海先行启动实施个人养老金

    每年1.2万元限额享受递延纳税,领取个人养老金单独按3%计算个税 人社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昨天发布通知,宣布个人养老金制度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成都等36个先行城市或地区启动实施。作为先行城市,...

  • 数联全球、商通未来,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沪开幕

    11月25日上午,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上海开幕。会上,上海市数商协会揭牌成立,数据要素产业集聚区建设方案重磅推出,数字资产浦江共识发出上海声音,一批数据要素市场重大示范项目全球首发,《国际数据流通合作伙...

  • 探索郊野总部经济 上海奉贤宅基地改建吸引艺人入驻

    奉贤探索宅基地集中改建“办公楼”,屋里咖啡,屋外水稻 郊野总部经济:明星艺人入驻小村 在黄浦江南岸的庄行镇,穿过大片金色稻田,拐进一条林荫小径,一座屋舍俨然、粉墙黛瓦的江南村庄现于眼前。看着路边...

上海数交所搭建交易生态觅“数商”

发布时间:2022/01/05 财经 浏览:100

上海嘉定某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的数据,许多机构求之不得。保险机构希望借新能源车上路数据,开发出保险新品;检验机构则想借此提升诊断能力……

但数据真正实现交易,需要数据撮合、加工、评估、定价、存储、交付等一系列环节。这些角色,被上海创新命名为——“数商”。

刚刚“满月”的上海数据交易所已产生首批多笔交易,不少交易主体和应用场景均突破常规,但还不够繁荣。记者获悉,上海数交所正努力搭建数商交易生态,酝酿成立数商协会。数商长啥样?在哪里?记者作了一番调查。

数据获取过程的痛点

2016年,上海成立数据交易中心,经5年实践探索,在2021年升格为上海数交所。上海数交所副总经理卢勇坦言,尽管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交易量占到全国数据场内交易的半壁江山,但整个流通交易市场仍显单薄,场内只有三种角色:数据提供方、使用方,以及平台。

事实上,数据要成为商品并最终实现成交,需要各路术业有专攻的数商帮忙。

复旦大学教授、大数据流通与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黄丽华,以电信数据为例,直言想要获得这些数据过程中的种种痛点——

电信运营商记录了大量消费者和企业数据,有非常多的潜在需求方,包括电商、银行、科研院所等。但电信运营商并不知这些需求方的具体要求,并且顾虑重重,不时自我考问:我可以卖数据吗?我的产品合规吗?该如何定价?客户可信吗?我的数据会不会被滥用?

“各种不确定性及道德风险,常会让运营商望而却步。”黄丽华说。

而作为数据需求方,同样有困惑:我要的数据在哪里?供应商可信吗?质量不好可以退货吗?

“所有的问号,都是数商存在的意义。”卢勇说。

数据交易双方都放心

其实,上海已有一些数商。协力律所合伙人江翔宇,就是负责数据合规审核的数商。首批在上海数交所挂牌的产品,大多是他筛选的结果。

江翔宇透露,数据审核的重点,包括对交易主体尽职调查、数据来源合法性调查、可交易性评估、流通合规性分析等。对于每款数据产品的审核耗时多在一周以上。

不过,经历数商合规审核后,数据产品在挂牌前都将拿到上海数交所颁发的数据产品登记凭证。有此“背书”,交易双方都放心。

除了数据合规审核,还有数据交付商。数据交付与其他商品不同,并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也很少由买方直接用硬盘拷贝。卢勇介绍,基于已出台的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上海数据条例等,不同安全等级的数据须采用不同交付手段。比如,天气数据等安全等级较低的数据,可由卖方直接交给买方;相对敏感的数据,可能采用“沙盒”技术,买方拿不走原始数据,但可拿走计算结果,实现数据“可用不可见”;更高安全等级的数据,如金融机构数据,需用密文等技术手段实现交付。

据记者了解,上海数据交付商相对发达,交付方式也非常灵活。

需要更多经纪和评估

但数商的商机远不止这些。

在上海数交所揭牌当日同时签约的首批100家数商中,既包括了像工商银行、国网上海电力这样的数据交易主体,也涉及如协力律所、普华永道、星环科技等数据合规咨询、资产评估、交付等多领域。但相较传统的数据服务商,未来上海数商生态的繁荣,需要更多数据经纪和评估角色。

一些数据需求方曾向记者抱怨,以前在场外买数据,买来后才发现数据质量很差。比如,拿到电商提供的数据后,发现同一天数据重复记录、数据单位不统一,或显示某日成交额暴跌,细查才知,实为当日数据缺失。所以,如果有质量评估商提前介入,对数据的完整性、唯一性、一致性、有效性、准确性等进行“体检”并出具报告,就能很大程度避免买方“踩雷”。

上海数交所眼下更缺的是经纪人。在上海数交所揭牌当日,国网“企业电智绘”产品卖给了工商银行,但国网电力上海公司互联网部副主任奚增辉颇为感慨,“如果有经纪人帮忙,电力数据就能找到更多客户,也能早几年走上变现路。”

同样,如今那些希望获取新能源车数据的保险机构,除了自己找上门去,更高效的方法是由经纪人从中撮合。因为专业经纪人基于对新能源车和金融的理解,在两边做好“翻译”工作,能帮助双方磨合出更适配的数据产品。

那么,谁能成为经纪人?卢勇认为,数据交易的圈内人士更有希望转型为经纪人。比如,从事交通领域数字化应用的电科智能,已承建上海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项目。“该企业要为甲方提供服务,自然知道数据资源在哪里,数据需求是什么,完全可以延长其产业链,做交通垂直领域的数商。”

此外,互联网大厂被普遍认为是海量数据的源头,其实,大型国有企业每天产生的数据量同样惊人,但其数据的商业价值往往被忽略。在黄丽华看来,这是数据经纪人可以发力的领域。“或许未来,某个企业有一个亮丽标签叫数商,更有可能某个产业园区、产业集群叫作数商,但上海一定是率先出现这类繁荣新生态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