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上海银保监局局长韩沂落马 究竟与谁有关?

新闻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2022年5月19日,“中铁信托·伊洁士退役军人关爱金慈善信托”成立启动仪式在四川广汉成功举办,标志着四川...

  • 在求职模拟大赛中锻炼面试技巧,东华大学这位毕业...

    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的学生刘鸣(化名)近日收到三份offer,并最终选择签约其中一家奢侈品公司。 刘鸣是个未雨绸缪的人,她从去年八月开始关注秋招,九月开始投简历。“因为时间线拉得比较长,我就有足...

  • 上海:预计到6月上旬,各寄递企业能够全面恢复个人...

    5月19日,目前上海邮政快递行业的恢复情况怎么样?对于市民普遍关心的个人寄递业务恢复是否有具体的时间表?5月19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冯力虎表示,感谢社会各界...

  • “沪”动进行时:铁路上海虹桥站客运量有序增长

    5月17日一早,铁路上海虹桥站候车大厅里,不少旅客已经在等待验票上车,他们中的很多人“全副武装”,做好了个人防护。当日,铁路上海虹桥火车站开行旅客列车12趟,出发旅客7000人左右,到达旅客约千人。 据悉,...

  • 来自芯片、航天领域的代表:复工前一定要做好周全...

    眼下,上海复工复产已按下“快进键”。疫情这两个月来,有的企业的生产线一直都在运转中,从没停产;有的企业正开始复工,逐渐恢复生产;还有的企业正在等待复工。记者采访了几位扎根企业一线的市人大代表,结合他...

  • 上海海关:为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汽车制造等全产...

    5月18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上海要推动重点产业尽快达产,对于上海集成电路、汽车制造、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上海海关如何支持产业链供应链便利化,又是如何助力企业提升产...

财经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上海市区迎来首家复业的银行网点。昨天,位于普陀区新村路599号的上海农商银行普陀支行营业部恢复营业。...

  • 上海公共资源交易平台4月考核位列全国第一

    昨天,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公布最新考核排名,上海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4月考核得分为100分,排名位列全国第一。这是继2021年10月国家考核全国第二以来,该平台排名的再次突破。 成绩的取得并不容易。疫情防控...

  • 让机器转起来、产线跑起来——上海汽车业复工复产满...

    零部件厂商集中采购,物流通过转运站打通血脉,主机厂整车一辆辆下线……机器转起来、产线跑起来,上汽、特斯拉等头部汽车企业开启复工复产模式一个月来,上海整车厂生产线上“走”下数万辆汽车,并积极出口。 15...

  • 科创板芯片指数6月发布,中芯国际、澜起科技都是权...

    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证指数有限公司今天正式宣布上证科创板芯片指数定于6月13日发布。经流动性筛选后,科创芯片选取不超过50只市值较大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装和测试等领域的上市公司证...

上海银保监局局长韩沂落马 究竟与谁有关?

发布时间:2021/12/06 财经 浏览:55

12月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58岁的上海银保监局局长韩沂“落马”了。韩沂由此成为继2019年7月福建银保监局局长亓新政落马之后,第二位在任时就落马的正职局长。

韩沂究竟因何被查,权威部门尚未披露任何消息。不过,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韩沂的“小舅子”、恒丰银行宁波分行行长莫骜同期也被带走调查,韩沂的事应该与莫骜有关。还有消息称,韩沂“落马”与今年9月“出事”的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不无关联,两人在浙江有过工作上的交集,而张长弓当年是“宝万之争”的资本运作操盘手。此外,最近一两年,上海地区金融反腐力度强劲,监管机构和商业银行已有多人被查。韩沂被查与以上人物究竟有无关联,还需要等待权威部门发布信息。

履新上海银保监局局长时曾表态:以赖小民案为反面典型,坚持以案为鉴

资料显示,韩沂生于1963年8月,山东邹城人。他出身自人行系统,1985年7月起在人行浙江省分行、绍兴市和宁波市分行、上海分行等地工作。2003年银监会成立后,转到银监系统,曾任浙江局银监局办公室临时负责人、主任,2004年升任副局长。2009年,韩沂调任湖北银监局,升为局长。两年多后,他重返浙江,出任浙江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5年,他北上出任银监会现场检查局局长。在北京短暂工作一年多以后,韩沂于2016年11月回到南方,担任上海银监局局长,并在2018年11月上海银保监局成立后,一直担任上海银保监局局长。

3年前在上海银保监局揭牌仪式上,韩沂发表了就职演讲。他特别强调严格机构改革期间廉政和纪律要求,要切实以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案为反面典型,坚持以案为鉴,以案促改,深刻反思,汲取教训,补齐制度短板,堵塞制度漏洞,落实制度规定,依法监管,严格监管。

回头来看,不无讽刺。

“小舅子”前一天被带走

据媒体报道,韩沂是在12月2日被带走调查的。此前一天,韩沂的内弟,恒丰银行宁波分行行长莫骜也被带走调查。因此,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韩沂被查大概率与莫骜有关。

监管文件显示,2013年8月,浙江银监局核准了莫骜的恒丰银行杭州分行行长助理的任职资格。当时,浙江银监局的局长就是莫骜的姐夫韩沂。

2021年3月,宁波银保监局核准了莫骜的恒丰银行宁波分行行长的任职资格。但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莫骜去年就已成为该行临时负责人,只不过今年3月监管才核准其任职资格。

今年5月11日,莫恒丰银行宁波分行因为存在虚增存贷款,信贷资金流入限制性领域,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资产质量反映不真实等违法违规事实,被宁波银保监局罚款160万元。

天眼查显示,莫骜的另一个身份是烟台佐沣叁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烟台佐沣”)的合伙人,他认缴金额为600万元,持股1.56%。而烟台佐沣,是上海佐润投资管理公司旗下的私募基金,据报道,也是恒丰银行已“落马”的前董事长蔡国华的手里的资本运作工具。

韩沂与莫骜先后出事究竟因何而起?两人的案情是否存在关联?还有待权威部门披露相关信息。

韩沂被查与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有关?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坊间还有一种说法是,韩沂“落马”与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有关,而张长弓是当年“宝万之争”的关键人物。

昨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的通报称,韩沂“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经国家监委、浙江省监委指定管辖,杭州市监委对其监察调查。”业内人士指出,从这一表述看,韩沂的事很可能与浙江有关。而最可能牵涉的人物就是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

今年56岁的张长弓拥有非常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曾先后在多家银行和券商工作过。

张长弓在兴业银行工作时间最长,前后有十多年,曾任兴业银行杭州分行行长。2015年年初,他“跳”至浙商银行,成为该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负责资本市场部、金融同业部、金融市场部和资产管理部这四个最核心、最重要的利润部门。浙商银行对张长弓的重用程度可见一斑。

虽然张长弓一直是银行资管领域的风云人物,但被公众关注则源于6年前那场发生在资本市场的“宝万之战”。据报道,2015年开始的“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旗下的浙银资本和“宝能系”关联方浙商宝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通过有限合伙形式成立深圳市浙商宝能产业投资合伙企业,并在2015年11月时耗资200亿元入股宝能系旗下公司钜盛华,成为“宝能系”举牌万科A股的重要资金来源。而张长弓正是浙银资本的时任董事长。

当时,浙商银行方面对此事回应称,浙商银行与万科、宝能都有正常的业务合作;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132.9亿元作为优先方,仅用于钜盛华整合收购非上市金融股权,不可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也不作为其他资管计划的劣后资金。

2018年年底,张长弓向浙商银行董事会提出辞职,浙商银行决定解聘其副行长职务。2019年7月,张长弓出任广东华兴银行任党委书记,但是没有兼任其他职务。

今年9月12日,华兴银行发布公告称,张长弓于近日因个人原因,辞去总行党委书记、党委委员职务并已离职。当时,华兴银行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张长弓被调查应与华兴银行无关,而是涉及此前的事情,他到华兴没几年,不怎么参与具体经营的事,比较低调。

时至今日,有关部门并未发布张长弓被查的通报。韩沂落马是否真与张长弓有关,也需要更多权威信息揭开谜底。

上海金融圈反腐成果显著多名金融干部落马

近年来,作为金融重镇的上海成为了金融反腐的重点区域。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韩沂落马的原因不排除与上海金融圈此前查处的案件有关。

在韩沂落马之前,去年9月14日,他的副手、上海银保监局副局长周文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据报道,周文杰在上海银保监局分管办公室(党委办公室)、银行机构检查处、案件稽查处、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监管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监管处、专营机构监管处工作。

去年11月2日,浦发银行原副行长穆矢被查。今年2月,穆矢被开除党籍,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检察机关指控,穆矢单独或伙同妻子杜某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开展资金通道业务、申请银行贷款、调整个人职务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钱款、房产交易差价,共计折合人民币2663万元。

2019年6月,长期活跃于上海金融圈的工行上海分行原行长顾国明“落马”。顾国明此前在工行上海分行任职超过30年。今年8月12日,顾国明因受贿1.36亿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同在2019年被查的还有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前后两任行长冷培栋和杨华、农行上海审计分局原副局长马路、浙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顾清良等。2020年10月,顾清良因受贿120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万元。

紧盯监管失职失守背后的腐败问题坚决惩处监管“内鬼”

韩沂在执掌上海银保监局5年后被查,究竟是“小舅子”惹的祸,还是与“宝万之争”的关键人物张长弓有关,亦或是受上海金融界反腐大案牵连,目前不得而知,还需要等待权威部门进一步披露信息。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查的金融监管部门干部。

金融监管部门是金融领域的“守门人”,他们手中的监管权,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一道重要盾牌。从公开的通报来看,金融监管内鬼都有一个突出问题:放弃监管职责,监管严重失守。

今年9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刊文《惩治金融腐败防控金融风险》。文章指出,金融领域反腐消息不断,彰显纪检监察机关落实党中央要求,护航金融安全的坚定决心。在金融监管机构层面,派驻“一行两会”纪检监察组,不仅加大力度查处金融风险“大鳄”,也坚决惩处监管“内鬼”,以强监督促进强监管。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李欣然表示,聚焦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紧盯重大金融风险、监管失职失守背后的腐败问题,紧盯银保监会机关和北上广深等金融活跃地区,以及会管经营类机构,持续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释放一严到底、一刻不停歇的强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