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financial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上海银保监局局长韩沂落马 究竟与谁有关?

新闻

上海地铁日客流量重回千万人次关口 上海地铁日客流量重回千万人次关口

  2月3日,上海地铁总客流达到1018.1万人次,这是去年12月疫情防控进入新阶段后,上海地铁日客流首...

  • 上海:赏兔灯、对对子,在海派弄堂里“闹”元宵

    2月3日,赏花灯、吃汤圆、逛集市……2月3日,位于上海市虹口区四川北路的海派潮流新地标“今潮8弄”张灯结彩、热闹非凡,丰富多彩的传统民俗与新潮体验活动吸引市民游客前往。 拥有47年非遗手艺兔子灯制作经验的“...

  • 靠谱谋发展,聚力展宏“兔”!2023年普陀区长征镇企...

    临近立春,乍暖还寒,但普陀区长征镇处处洋溢着热火朝天的奋斗气氛。2月1日上午10点,“靠谱谋发展聚力展宏‘兔’”2023年普陀区长征镇企业家新春座谈会在新曹杨华大科技园党群服务站举行。区委书记姜冬冬、副区长肖...

  • 临汾路街道推出“数字工作台”应用新场景

    静安区临汾路街道聚焦基层一线的痛点、难点,以减轻基层一线工作者负担为目标,近期推出“数字工作台”应用新场景,将工作经费的申请、审批、核准等事项一揽子放到线上,提升审批效率,将基层工作者从繁杂的事务性...

  • 首届苏州河半程马拉松赛今年上半年将在沪亮相

    首届苏州河半程马拉松赛今年上半年将亮相 打“体育牌”,秀“半马苏河” 苏州河普陀段共有18个较大的河湾,因此普陀素有“苏河十八湾”的美誉,而其长度正好是21公里,约是半程马拉松的距离,便有了“半马苏河”之...

  • 营商服务再升级 沪企业登记注册新春高峰提前来

    上海营商服务再升级宛如“及时雨”,坚定了市场主体扎根的决心 企业登记注册新春高峰今年提前到 ■2022年,上海新设市场主体41.46万户,新设市场主体注册资本(金)总量18477.24亿元。截至2022年底,上海共有...

财经

上海创投孵化出现新趋势 上海创投孵化出现新趋势

■孵化器在大企业中发现产业前沿需求,再回过头来从初创企业中寻找合适的方案,形成了完善的大企业联合孵...

  • 跨国公司“新老朋友”持续看好在沪发展前景,加速布...

    昨天上午,上海为第36批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研发中心颁发证书,包括新认定的20家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和10家外资研发中心。另有16家企业获授纪念牌,均为2002年上海首批认定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在颁证仪式后的交流会...

  • 共206家!第六届进博会首批参展商名单正式公布

    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介绍,第六届进博会将于2023年11月5至10日在上海如期线下举行。今日,第六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首批参展商名单正式公布。本次公布了206家率先签约、参展面积较大的参展企业和机构。目前,企业...

  • 上海浦东正式对外发布20个引领区改革创新案例

    引领区改革创新案例发布 昨天,浦东正式对外发布了20个引领区改革创新案例。入选案例分为两类,一类为改革案例10个,包括商事登记确认制等;一类为创新实践案例10个,包括大企业开放创新中心等。 入选案例...

上海银保监局局长韩沂落马 究竟与谁有关?

发布时间:2021/12/06 财经 浏览:118

12月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58岁的上海银保监局局长韩沂“落马”了。韩沂由此成为继2019年7月福建银保监局局长亓新政落马之后,第二位在任时就落马的正职局长。

韩沂究竟因何被查,权威部门尚未披露任何消息。不过,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韩沂的“小舅子”、恒丰银行宁波分行行长莫骜同期也被带走调查,韩沂的事应该与莫骜有关。还有消息称,韩沂“落马”与今年9月“出事”的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不无关联,两人在浙江有过工作上的交集,而张长弓当年是“宝万之争”的资本运作操盘手。此外,最近一两年,上海地区金融反腐力度强劲,监管机构和商业银行已有多人被查。韩沂被查与以上人物究竟有无关联,还需要等待权威部门发布信息。

履新上海银保监局局长时曾表态:以赖小民案为反面典型,坚持以案为鉴

资料显示,韩沂生于1963年8月,山东邹城人。他出身自人行系统,1985年7月起在人行浙江省分行、绍兴市和宁波市分行、上海分行等地工作。2003年银监会成立后,转到银监系统,曾任浙江局银监局办公室临时负责人、主任,2004年升任副局长。2009年,韩沂调任湖北银监局,升为局长。两年多后,他重返浙江,出任浙江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2015年,他北上出任银监会现场检查局局长。在北京短暂工作一年多以后,韩沂于2016年11月回到南方,担任上海银监局局长,并在2018年11月上海银保监局成立后,一直担任上海银保监局局长。

3年前在上海银保监局揭牌仪式上,韩沂发表了就职演讲。他特别强调严格机构改革期间廉政和纪律要求,要切实以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案为反面典型,坚持以案为鉴,以案促改,深刻反思,汲取教训,补齐制度短板,堵塞制度漏洞,落实制度规定,依法监管,严格监管。

回头来看,不无讽刺。

“小舅子”前一天被带走

据媒体报道,韩沂是在12月2日被带走调查的。此前一天,韩沂的内弟,恒丰银行宁波分行行长莫骜也被带走调查。因此,大部分市场人士认为,韩沂被查大概率与莫骜有关。

监管文件显示,2013年8月,浙江银监局核准了莫骜的恒丰银行杭州分行行长助理的任职资格。当时,浙江银监局的局长就是莫骜的姐夫韩沂。

2021年3月,宁波银保监局核准了莫骜的恒丰银行宁波分行行长的任职资格。但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莫骜去年就已成为该行临时负责人,只不过今年3月监管才核准其任职资格。

今年5月11日,莫恒丰银行宁波分行因为存在虚增存贷款,信贷资金流入限制性领域,违规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资产质量反映不真实等违法违规事实,被宁波银保监局罚款160万元。

天眼查显示,莫骜的另一个身份是烟台佐沣叁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烟台佐沣”)的合伙人,他认缴金额为600万元,持股1.56%。而烟台佐沣,是上海佐润投资管理公司旗下的私募基金,据报道,也是恒丰银行已“落马”的前董事长蔡国华的手里的资本运作工具。

韩沂与莫骜先后出事究竟因何而起?两人的案情是否存在关联?还有待权威部门披露相关信息。

韩沂被查与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有关?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注意到,坊间还有一种说法是,韩沂“落马”与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有关,而张长弓是当年“宝万之争”的关键人物。

昨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的通报称,韩沂“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经国家监委、浙江省监委指定管辖,杭州市监委对其监察调查。”业内人士指出,从这一表述看,韩沂的事很可能与浙江有关。而最可能牵涉的人物就是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张长弓。

今年56岁的张长弓拥有非常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曾先后在多家银行和券商工作过。

张长弓在兴业银行工作时间最长,前后有十多年,曾任兴业银行杭州分行行长。2015年年初,他“跳”至浙商银行,成为该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负责资本市场部、金融同业部、金融市场部和资产管理部这四个最核心、最重要的利润部门。浙商银行对张长弓的重用程度可见一斑。

虽然张长弓一直是银行资管领域的风云人物,但被公众关注则源于6年前那场发生在资本市场的“宝万之战”。据报道,2015年开始的“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旗下的浙银资本和“宝能系”关联方浙商宝能资本管理有限公司,通过有限合伙形式成立深圳市浙商宝能产业投资合伙企业,并在2015年11月时耗资200亿元入股宝能系旗下公司钜盛华,成为“宝能系”举牌万科A股的重要资金来源。而张长弓正是浙银资本的时任董事长。

当时,浙商银行方面对此事回应称,浙商银行与万科、宝能都有正常的业务合作;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132.9亿元作为优先方,仅用于钜盛华整合收购非上市金融股权,不可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也不作为其他资管计划的劣后资金。

2018年年底,张长弓向浙商银行董事会提出辞职,浙商银行决定解聘其副行长职务。2019年7月,张长弓出任广东华兴银行任党委书记,但是没有兼任其他职务。

今年9月12日,华兴银行发布公告称,张长弓于近日因个人原因,辞去总行党委书记、党委委员职务并已离职。当时,华兴银行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张长弓被调查应与华兴银行无关,而是涉及此前的事情,他到华兴没几年,不怎么参与具体经营的事,比较低调。

时至今日,有关部门并未发布张长弓被查的通报。韩沂落马是否真与张长弓有关,也需要更多权威信息揭开谜底。

上海金融圈反腐成果显著多名金融干部落马

近年来,作为金融重镇的上海成为了金融反腐的重点区域。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韩沂落马的原因不排除与上海金融圈此前查处的案件有关。

在韩沂落马之前,去年9月14日,他的副手、上海银保监局副局长周文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据报道,周文杰在上海银保监局分管办公室(党委办公室)、银行机构检查处、案件稽查处、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国有控股大型商业银行监管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监管处、专营机构监管处工作。

去年11月2日,浦发银行原副行长穆矢被查。今年2月,穆矢被开除党籍,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检察机关指控,穆矢单独或伙同妻子杜某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开展资金通道业务、申请银行贷款、调整个人职务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钱款、房产交易差价,共计折合人民币2663万元。

2019年6月,长期活跃于上海金融圈的工行上海分行原行长顾国明“落马”。顾国明此前在工行上海分行任职超过30年。今年8月12日,顾国明因受贿1.36亿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同在2019年被查的还有平安银行上海分行前后两任行长冷培栋和杨华、农行上海审计分局原副局长马路、浙商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顾清良等。2020年10月,顾清良因受贿120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万元。

紧盯监管失职失守背后的腐败问题坚决惩处监管“内鬼”

韩沂在执掌上海银保监局5年后被查,究竟是“小舅子”惹的祸,还是与“宝万之争”的关键人物张长弓有关,亦或是受上海金融界反腐大案牵连,目前不得而知,还需要等待权威部门进一步披露信息。可以肯定的是,他不会是最后一个被查的金融监管部门干部。

金融监管部门是金融领域的“守门人”,他们手中的监管权,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一道重要盾牌。从公开的通报来看,金融监管内鬼都有一个突出问题:放弃监管职责,监管严重失守。

今年9月13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刊文《惩治金融腐败防控金融风险》。文章指出,金融领域反腐消息不断,彰显纪检监察机关落实党中央要求,护航金融安全的坚定决心。在金融监管机构层面,派驻“一行两会”纪检监察组,不仅加大力度查处金融风险“大鳄”,也坚决惩处监管“内鬼”,以强监督促进强监管。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银保监会纪检监察组组长李欣然表示,聚焦重点领域重点问题,紧盯重大金融风险、监管失职失守背后的腐败问题,紧盯银保监会机关和北上广深等金融活跃地区,以及会管经营类机构,持续整治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释放一严到底、一刻不停歇的强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