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 spendin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 > 万件“数字国宝”秒杀后,只能藏手机里吗

新闻

独自经历“方舱隔离之旅”,上海初三女生做了个决定…… 独自经历“方舱隔离之旅”,上海初三女生做了个决定……

距离中考还剩下一个多月的时间,上海市东辽阳中学初三学生赵可蒙默默将自己的中考目标“调高”了一截,她...

  •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2022年5月19日,“中铁信托·伊洁士退役军人关爱金慈善信托”成立启动仪式在四川广汉成功举办,标志着四川省,乃至西南地区第一单以“帮扶援助困难退役军人”为信托目的的慈善信托计划正式启动。四川省德阳市退役军人...

  • 在求职模拟大赛中锻炼面试技巧,东华大学这位毕业...

    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的学生刘鸣(化名)近日收到三份offer,并最终选择签约其中一家奢侈品公司。 刘鸣是个未雨绸缪的人,她从去年八月开始关注秋招,九月开始投简历。“因为时间线拉得比较长,我就有足...

  • 上海:预计到6月上旬,各寄递企业能够全面恢复个人...

    5月19日,目前上海邮政快递行业的恢复情况怎么样?对于市民普遍关心的个人寄递业务恢复是否有具体的时间表?5月19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冯力虎表示,感谢社会各界...

  • “沪”动进行时:铁路上海虹桥站客运量有序增长

    5月17日一早,铁路上海虹桥站候车大厅里,不少旅客已经在等待验票上车,他们中的很多人“全副武装”,做好了个人防护。当日,铁路上海虹桥火车站开行旅客列车12趟,出发旅客7000人左右,到达旅客约千人。 据悉,...

  • 来自芯片、航天领域的代表:复工前一定要做好周全...

    眼下,上海复工复产已按下“快进键”。疫情这两个月来,有的企业的生产线一直都在运转中,从没停产;有的企业正开始复工,逐渐恢复生产;还有的企业正在等待复工。记者采访了几位扎根企业一线的市人大代表,结合他...

财经

银担携手持续发力,为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注入金融原动力 银担携手持续发力,为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注入金融原动力

日前,上海宣布将分阶段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小微企业主们听到这个消息,也都跃跃欲试起来,开始盘算...

万件“数字国宝”秒杀后,只能藏手机里吗

发布时间:2021/12/22 消费 浏览:42

昨天中午,河北博物院馆藏国宝“长信宫灯”化身为数字藏品,在支付宝蚂蚁链上线,限量1万件被“秒杀”。12月16日河南博物院推出该院首个数字藏品“妇好鸮尊”,限量发行1万件,同样被抢购一空。

近年来,全国各地博物馆纷纷推出各具特色的文创产品,其中不乏融文物形象与历史知识于一体的“出圈之作”。如今,博物馆文创开发的脚步又走向大数据领域,试图借此走进青少年群体。昨天下午,由光明网主办的“用数赋智助推中华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优秀案例征集活动启动仪式在北京和上海两地隔空联动,多位来自文博领域的专业人士共同探讨数字新文创的未来。

国宝“活”起来

文博爱好者刘童昨天“掐秒”上线,抢到河北博物院馆藏国宝“长信宫灯”的数字藏品,放进自己的支付宝蚂蚁链中。打开页面,这一盏金色的宫女提灯形象国宝空悬手机屏幕上,可以从不同角度观看。

刘童参与过三款文物的数字藏品抢购,感觉“越来越难”。在他看来,这些文物放进手机里,不仅可以随时调出来“无死角”观看,还能放大观看细节,这是日常进入博物馆或翻看图册所不具备的优势。随着国际上数字收藏品风潮渐起,文物类数字藏品成了不少收藏者新的目标。

文物数字藏品有多火?在“长信宫灯”数字藏品上线之前,已有收藏类博主在小红书等平台对文物历史、藏品样式、数字开放公司进行介绍和“评级打分”。

“数字化让‘中华第一灯’照进人们的生活。”昨天的研讨会上,河北博物院副院长赵志良通过“长信宫灯”数字藏品的火爆看到了年轻人对传统文化的热情:“年轻人是数字产品的主要使用者。希望借由数字化藏品,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博物馆。”

近年来,全国各地博物馆的数字化尝试不断在进行。此前上海博物馆为配合“宝历风物:黑石号沉船出水珍品展”推出一款手机游戏,玩家可以“重走”当年黑石号商船的路线,闯关后即可获得一件“文物”,并附有文物信息。

文物数字化可考虑更多玩法

不过刘童坦言,今年10月底抢到的湖北省博物馆数字藏品“越王勾践剑”,已有一个多月没拿出来看过了,“新鲜劲过了”。不少文博爱好者也坦言,目前文物类数字藏品大多只有文物形象、唯一编号和名称,缺少持续的“社交价值”:“千辛万苦抢到后只能发一次朋友圈。”

相比海外已经被炒上天的数字艺术品,文物类数字藏品从发售之时就有意识地避免价格炒作。这些数字藏品发售时都有附加规定,如半年内不能流通、只允许转赠而不能交易等。但在一些消费者看来,可以适度开发数字藏品的市场价值:“任何一种收藏品之所以火爆,都有市场因素起作用。从邮票到球员卡,关注的人多了,就会带动人们了解背后的故事。这样的方式对传播传统文化有一定益处。”

市民胡先生喜欢参观博物馆,也喜欢玩游戏,他认为“游戏皮肤”方式可以给文物数字藏品未来发展提供一些启发:“游戏皮肤有使用环境,在游戏中有一定实用价值和社交价值,文物数字化后也需要这样持续显示价值的环境。”

此前,曾有博物馆依据自身馆藏作品开发出适合游戏的“名画”,还能将这些画作带进游戏中。一些数字藏品的消费者期待:“除了将文物数字化,还可以考虑更多的玩法。”

将创意与内涵“深度绑定”

一个好创意能带来多少关注度?

河南博物院党委委员、工会主席史自强介绍了“网红产品”考古盲盒背后的数据:2019年河南博物院文创产品销售额不过100余万元;2020年尽管受疫情影响,文创产品销售额却达到800余万元;今年已突破4000万元。其中2020年年底走红的“考古盲盒”功不可没:仅2021年,考古盲盒就带来3000万元的销售额。

原以为“火不过2021年春节”的考古盲盒,为啥如此受欢迎?“每次上线1200—1500个,基本都是秒杀。我们不是搞饥饿营销,是产能就这么点。即便这样,打包发货都得半个月。”史自强表示,考古盲盒走红后,他们特意跟厂家商议,决定“不盲目扩大产量以保证品质”。

除品质上乘之外,许多消费者认为“考古盲盒”最大的价值在于让普通人体验考古的乐趣,在“玩”中学到考古知识。“从文创产品到数字藏品,虽然有二维码让人了解背后的故事,但很少有人特意扫了去看,产品与故事是割裂的。”在不少人看来,考古盲盒“出圈”正是创意与内涵的“深度绑定”。

刘童查阅资料得知,“长信宫灯”颇具环保理念,提灯宫女身体中空,火焰燃烧的烟尘由灯进入宫女身体再排出,可减少污染。“这么有趣的过程,为什么不能在数字藏品中体现出来呢?”在他看来,完全可以为数字藏品添加“点灯”功能,了解背后的故事:“当文物与生活结合,才会让我们真正了解传统、反映现实。”

史自强援引新华网的话表示,当大家不再为“考古盲盒”出圈而兴奋,文化创意就成为人民生活的日常组成部分,为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播插上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