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 spendin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 > 这些身边的新职业,有你熟悉的吗?

新闻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日前,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开幕式在上海社会科学会堂举行,共计300人通过线下和线上方式参加。 本...

  • 沪郊金山朱泾:花香稻香串起产业链,在乡村振兴中...

    G320文旅连廊亭朱枫产业联盟成立、“院企”“校企”共建基地齐齐揭牌、“智农”“农龙”企业抱团落户、一街一镇飞地党建喜结连理、“十佳高素质农民”“文明埭头”奖项连发……11月26日下午,以“稻梦田间”木栈道为舞台,以“云间...

  • 沪上多所大学派出跨学科团队,助力“长江口二号”沉...

    近日,“长江口二号”沉船考古工作备受关注。专家披露,从古船中出水的陶瓷器就达600多件,其中,有一个高约半米的瓷瓶目前正躺在复旦大学生物考古实验室里。“将分子考古、古基因组的前沿技术运用于沉船考古,还是...

  • 打造一座游乐场,给公众最好的科普

    上海天文馆获全球主题娱乐协会“杰出成就奖”,成为我国首家获该奖项博物馆 第一次走进上海天文馆的人大都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不像一座科普场馆,更像一座游乐场。影院、虚拟现实、媲美《星球大战》的顶尖音乐……...

  • 住范儿上海总经理陈康乐:全面深度服务 重新定义家...

    自2016年进驻上海以来,住范儿上海店每年销售额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从2017年的1500万元到2021年的1.2亿元,仅用了5年。2022年10月,上海住范儿又迎来发展新阶段,在原来1000平方米的老店换新址再升级,变身5000平...

  • 深耕上海区域市场,住范儿新开 5000㎡的家居生活馆

    2022年11月25日,5000㎡的住范儿上海家居生活馆盛大开业。上海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秘书长丛国梁、家装下午茶CEO许春阳、住范儿CEO刘羡然、住范儿联合创始人曾默翰、李丹阳、住范儿VP张晓亮、住范儿上海分公司总经...

财经

上海先行启动实施个人养老金 上海先行启动实施个人养老金

每年1.2万元限额享受递延纳税,领取个人养老金单独按3%计算个税 人社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昨天发布...

  • 数联全球、商通未来,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沪开幕

    11月25日上午,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上海开幕。会上,上海市数商协会揭牌成立,数据要素产业集聚区建设方案重磅推出,数字资产浦江共识发出上海声音,一批数据要素市场重大示范项目全球首发,《国际数据流通合作伙...

  • 探索郊野总部经济 上海奉贤宅基地改建吸引艺人入驻

    奉贤探索宅基地集中改建“办公楼”,屋里咖啡,屋外水稻 郊野总部经济:明星艺人入驻小村 在黄浦江南岸的庄行镇,穿过大片金色稻田,拐进一条林荫小径,一座屋舍俨然、粉墙黛瓦的江南村庄现于眼前。看着路边...

  • 直击引领区|“全仓登”落户浦东,助力大宗商品市场...

    又一重量级金融基础设施平台——全国性大宗商品仓单注册登记中心(以下简称全仓登),11月23日上午在浦东正式启用,未来将充分发挥头部仓储企业、大型港口、优质贸易商与国家级自贸区等联动协同优势,建设标准统一...

这些身边的新职业,有你熟悉的吗?

发布时间:2021/11/04 消费 浏览:96

消费升级、产业转型和互联网浪潮之下,大量新职业扑面而来,迅速渗透并深刻改变着当下的生产与生活。今年3月,人社部会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正式发布包括集成电路工程技术人员、调饮师等在内的18个新职业。除此之外,记者还发现了一些身边的新职业人群,走近他们的工作日常,可洞察需求、感受变化、透视趋势。

剧本杀DM:

被视作“游戏灵魂” 决定着整场体验度

猛地推开房门,栗子在其他人略有不解的目光下落座,一脸冷意地缓缓说道:“现在,我是你们的新房客。生活物资仓库的钥匙在我手上,如果你们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做一个选择……”

别慌,这不是真实的“饥饿游戏”,而是剧本杀里的一幕。这是在年轻人中兴起的线下娱乐活动,玩家根据拿到的剧本进行角色扮演、烧脑推理、情感演绎等,在几小时内体验一段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栗子,便是被视作“游戏灵魂”的DM(Dungeon Master,即剧本杀主持人)。在每一场游戏中,他们开着“上帝视角”,引导游戏进程,掌控全局,直接决定了玩家整场的体验度。

“剧本的质量决定游戏的下限,DM则决定了玩家体验的上限。”这是业内流传的一句话。DM,这个看似要求不高的职业,其实需要很强的综合能力。

就拿游戏“扶车”(主持人给予提示辅助)来说,优秀的DM足以做到润物细无声。一声咳嗽、一段即兴表演,或者是一语双关,都能在关键时刻引导玩家,自然地将游戏向前推进。

“好的DM,要对剧本有自己的思考和想法。”剧本杀店主蓝舟很看重这一点。在他看来,剧本杀从剧本落于实际,离不开DM的琢磨和再创造。“包括如何推进剧情不生硬、哪些地方可以加入道具和演绎、怎么控灯更有氛围感等,都能让剧本表现更丰满。”

玩家大福对DM洋洋在一个剧本里扮演的金主角色记忆犹新。“他说话慢条斯理,时常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如果玩家言语挑衅,他的语气会一下子变冷并且回击,让人不敢再挑战他的权威。”大福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印象深刻的段落,大多来自洋洋的自创。

有时,DM不只是锦上添花,还能将原本普通的剧本打造成“爆款”。DM猫猫和同事在保留《风九娘》原作骨架的基础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修改后的本子再推出后,销量翻了十倍。

作为连接玩家、店家以及剧本的纽带,好的DM是一家门店的核心资源。不过,目前行业内仍以兼职为主,且流动性较大。

“有的DM只是按部就班读主持人手册,程式化地走流程。有的因为店内人手不足,两个本双开,导致我们在推理关键点需要引导时找不到人。”在玩家默默遇到过的DM里,半数以上让她体验不佳。

市面上好的DM稀少,是不少玩家的真实感受。在京沪穗等一线城市,全职DM的月薪在4000元至1万元之间不等。兼职人员大多按照小时结算,每小时收入在20至60元之间。“优秀的DM每个月能拿到一万元以上,头部的店家也会开出高于行业水平的酬劳吸纳人才。普遍来看,DM平均月薪在5000至6000元左右。”DM阿青说,目前这一行的时间成本和薪资收入并不匹配,就看喜不喜欢、有没有热情坚持下去。

从趋势来看,行业正经历从粗放型向精细化方向的转变。越来越多的城限本和独家本走高端精品路线,DM扶车、演绎的能力,都比原来要高得多。业内人士指出,DM与网红有相似之处,在剧本杀这个圈子里,具备动员粉丝的能力,对私域流量有影响力,个人也有机会形成IP的DM,会成为剧本杀领域的意见领袖。

调饮师:

不止拷贝复制配方 倾听回应市场声音

上榜新职业的“调饮师”,官方定义为“对茶叶、水果、奶及其制品等原辅料通过色彩搭配、造型和营养成分配比等完成口味多元化调制饮品的人员”。对此,调饮师、光明悠焙水吧条线主管余鸿却笑了:“好的调饮师绝不是拷贝复制。”

余鸿工作门店的菜单上有20多种饮料。“熟悉每款茶饮的配方表是基本功。”小伙子说,能背出配方还不够,提高工作效率同样重要。比如,50克果酱最初要称重后调配,为了应对大客流,余鸿和同伴找到一种小勺子,平平一勺果酱正好25克,两勺就是50克,准确又高效。

在外人看来,调饮师还要体力——不少品牌在宣传“爆打柠檬”等饮料时说,每次调制要爆打柠檬40次以上。余鸿摇摇头;“做的时候不会数次数,最终衡量的是口味。”他现场演示:将香水柠檬与冰块混合后,用棒子敲打,待冰块变成冰霜、柠檬果肉丝丝入冰时,就差不多了,“柠檬皮有涩味,‘爆打’过度会导致涩味进入茶汤,影响口感”。这些诀窍,都要在实践中观察、摸索并优化。

随着现制茶饮市场快速发展,行业分工越来越细,整条产业链上都有供应商:茶饮设备、原材料、配方……但真有口碑的产品,仍旧“个性化”。余鸿举例说,“珍珠奶茶”是现制茶饮店的保留节目,他们店里的“黑糖波波”也属于珍珠奶茶的范畴,卖得特别好。因为光明悠焙是在牛奶、奶油等原材料上有优势,“原料上的差异,就是竞争力”。还有,把供应商提供的现制茶饮配方变成个性化产品,也是调饮师的重要课题。

很多人问,调饮师有没有前途?余鸿说自己是最好的案例,他最初只是门店的普通服务员,收银、打包;学做调饮后,很快成为调饮师;凭借着勤动手、勤思考,又成为整个品牌的水吧条线主管。“我们直面下游消费者,又充分了解上游供应情况,是一份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余鸿觉得,身处服务业,只要愿意倾听并回应市场的声音,就有机会在职场上走得更远。

无人驾驶测试工程师:

搭建超10万种场景 涵盖各类交通要素

拿着键盘,盯着电脑屏幕,坐在汽车的副驾驶座位上行驶几个小时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对王博文来说,这就是他的日常工作之一。作为一名“无人驾驶测试工程师”,他就像一名考官,时刻关注着考生即车辆在无人驾驶状态下的变化。这个职业的具体工作内容包括测试工具开发、实车运营测试和测试场景库、测试用例集搭建等。

2020年,王博文研究生毕业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友道智途为智能重卡进行自动驾驶测试。一入职他就发现,仅有控制方面的相关背景根本无法胜任这份工作,还必须具有车辆工程、数据库管理等相关知识背景,可以熟练运用C++等编程语言,以及会使用Linux操作系统。

“这些岗位要求有些我一开始就具备,有些就在工作中边学边干。”正式上岗前,王博文跟着师傅奚浩晨在三类工作内容中熟悉了近半年,才开始单干。

每天早晨8时30分,一天的测试工作从检查智能重卡的智驾状态开始。检查完毕,王博文坐上智能重卡的副驾驶位,开启面前的电脑屏幕,腿上摆上键盘,和驾驶位上的安全员一起,开始上路测试。近段时间,测试路线主要是从临港物流园区穿过东海大桥到达洋山港,然后进行相关集装箱装卸测试。“一个来回至少要三四个小时。”

“上午看似坐了一趟车,实际上是采集了一路的数据,我们下午的工作就是对这些数据进行详细分析,并针对相关问题生成分析报告,交给算法工程师去改进。”谈起工作体验,王博文说:“我们每天都能碰到新问题,然后想办法去解决它,这个过程很有意思。但作为自动驾驶车的‘出题人’和‘考官’,工作内容是事关安全的大事,感觉责任重大。”

当下,王博文和同事们正在攻克的测试级别接近于L5级,即车上没有安全员(驾驶员)的自动驾驶测试。在开放道路上测试之前,他们首先需要在封闭测试区进行100%的场景覆盖测试。“目前,我们搭建的场景库已超过10万种,涵盖了当前区域内各种各样的交通要素。”

虽然团队已搭建超10万种场景,但王博文认为,搭建场景依旧是这份工作最大的挑战,此外自动驾驶测试还得把失效预案想在前头。“就是万一自动驾驶功能不行了怎么补救的问题。”王博文介绍,其所在团队想到的策略是进行“失效降级”,即在无安全员跟车情况下如果自动驾驶失效,要保证车辆可以安全停车。在此基础上,为了帮助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安全行驶,王博文所在团队还合力开发了远程驾驶脱困模式。

社区园艺师:

植物有了专门医生 几乎秒开诊疗方案

一个午后,70岁的谢茂辛推开胡桥老街122号的门,径直走到一位发育畸形的“病人”面前,略作观察,便掏出剪刀动起了手术。一旁闻风而来的居民认真看着,不时点头或小声议论。这是上海首批社区园艺师上门为居民提供服务的现场。他们还被居民亲切地称作“医生”,专治老百姓家养植物的疑难杂症。

这似乎是一门前景美好的生意,但社区园艺师们却摇摇头,“老百姓目前的观念和消费水平还不足以支撑这个市场,想当植物医生可得三思”。

谢茂辛是奉贤区绿化管理所退休的“老法师”,受邀成为奉贤区首批社区园艺师。老谢坦言,这份新工作的强度不小,工作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协助街镇推进社区绿化自治、参与街镇社区绿化的日常养护管理、参与讨论社区绿化调整改造及养护作业方案、定期为居民提供指导和服务等。

还没聊上几句,老谢的手机就响了,有居民发来一段罗汉松的视频,视频里的罗汉松病恹恹的,大部分的叶片呈现锈红色。老谢开出了“药方”:浇水。“罗汉松比较喜水,补水要勤。”谢茂辛还在电话里提醒,让居民给罗汉松换上排水良好、湿润的砂土。

挂掉电话,谢茂辛给记者看了几张图片,是他最近接手的一位“病人”——奉城镇河边一棵桂花树的“头发”黄了一半。来咨询的居民说试了很多办法都无济于事。老谢说,他发现桂花树入土的位置几乎与一旁河道的水位持平,怀疑是台风导致河道水位上升后,“上岸”的河水和树穴蓄积的雨水泡烂了桂花树根部。抢救后,桂花树被重新种回原处,不同的是,地势被抬高且与河道间多了一道水沟。

回到胡桥老街122号,居民杨月华三四十平方米的院子里种了几十种花草树木,有些品种的名字她自己都叫不上来,老谢却能如数家珍。杨月华指出的问题,老谢更是几乎“秒开”诊疗方案。“这棵桔树,蚜虫搞坏的,去买点啶虫咪喷一喷。”“三角梅长出那么多交叉枝?花期结束后狠狠修一下。”“月季这么小一个桩头搞这么大一个盆?换小盆,否则要闷坏的。”……

目前,奉贤、嘉定、静安、金山、青浦、闵行等6个区已经实现一个街镇至少一名社区园艺师的配置,其他区六成的街镇也已配备了社区园艺师。

由于社区园艺师提供的绝大多数服务是公益的,社区居民热情高涨,但社区园艺师目前的数量和精力有限,很难充分满足这种需求。

为何不走市场化道路呢?上海神洲绿化实业有限公司分部副经理顾剑萍是闵行区浦锦街道选聘的首批社区园艺师之一,他坦言,首先老百姓观念这关就过不了。

今年受两次台风的影响,闵行区一些小区的樱花大量死伤,主要是因为根部泡水腐烂,但相比抢救、治疗树木,几乎所有小区(居民同意且能动用资金的)最后都选择了购买新苗。理由很简单:抢救、治疗的资金和时间成本高于购买新苗。

相对而言,只有居民因为家养的植物比较名贵,又或者有特别的情感,才可能成为“植物医生”的客户。但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消费需求还是集中在抢救和治疗上,顾客与“植物医生”目前还无法形成长期、稳定的市场供需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