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沪民政局长谈新“未保”条例:上海孩子不是“温室花朵” 更应自立自强

新闻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日前,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开幕式在上海社会科学会堂举行,共计300人通过线下和线上方式参加。 本...

  • 沪郊金山朱泾:花香稻香串起产业链,在乡村振兴中...

    G320文旅连廊亭朱枫产业联盟成立、“院企”“校企”共建基地齐齐揭牌、“智农”“农龙”企业抱团落户、一街一镇飞地党建喜结连理、“十佳高素质农民”“文明埭头”奖项连发……11月26日下午,以“稻梦田间”木栈道为舞台,以“云间...

  • 沪上多所大学派出跨学科团队,助力“长江口二号”沉...

    近日,“长江口二号”沉船考古工作备受关注。专家披露,从古船中出水的陶瓷器就达600多件,其中,有一个高约半米的瓷瓶目前正躺在复旦大学生物考古实验室里。“将分子考古、古基因组的前沿技术运用于沉船考古,还是...

  • 打造一座游乐场,给公众最好的科普

    上海天文馆获全球主题娱乐协会“杰出成就奖”,成为我国首家获该奖项博物馆 第一次走进上海天文馆的人大都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不像一座科普场馆,更像一座游乐场。影院、虚拟现实、媲美《星球大战》的顶尖音乐……...

  • 住范儿上海总经理陈康乐:全面深度服务 重新定义家...

    自2016年进驻上海以来,住范儿上海店每年销售额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从2017年的1500万元到2021年的1.2亿元,仅用了5年。2022年10月,上海住范儿又迎来发展新阶段,在原来1000平方米的老店换新址再升级,变身5000平...

  • 深耕上海区域市场,住范儿新开 5000㎡的家居生活馆

    2022年11月25日,5000㎡的住范儿上海家居生活馆盛大开业。上海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秘书长丛国梁、家装下午茶CEO许春阳、住范儿CEO刘羡然、住范儿联合创始人曾默翰、李丹阳、住范儿VP张晓亮、住范儿上海分公司总经...

财经

上海先行启动实施个人养老金 上海先行启动实施个人养老金

每年1.2万元限额享受递延纳税,领取个人养老金单独按3%计算个税 人社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昨天发布...

  • 数联全球、商通未来,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沪开幕

    11月25日上午,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上海开幕。会上,上海市数商协会揭牌成立,数据要素产业集聚区建设方案重磅推出,数字资产浦江共识发出上海声音,一批数据要素市场重大示范项目全球首发,《国际数据流通合作伙...

  • 探索郊野总部经济 上海奉贤宅基地改建吸引艺人入驻

    奉贤探索宅基地集中改建“办公楼”,屋里咖啡,屋外水稻 郊野总部经济:明星艺人入驻小村 在黄浦江南岸的庄行镇,穿过大片金色稻田,拐进一条林荫小径,一座屋舍俨然、粉墙黛瓦的江南村庄现于眼前。看着路边...

  • 直击引领区|“全仓登”落户浦东,助力大宗商品市场...

    又一重量级金融基础设施平台——全国性大宗商品仓单注册登记中心(以下简称全仓登),11月23日上午在浦东正式启用,未来将充分发挥头部仓储企业、大型港口、优质贸易商与国家级自贸区等联动协同优势,建设标准统一...

沪民政局长谈新“未保”条例:上海孩子不是“温室花朵” 更应自立自强

发布时间:2022/03/02 新闻 浏览:87

3月1日报道:新版《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今天(3月1日)起正式施行。条例内容既回应了上海未成年人保护领域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也体现了国家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新要求、新举措,受到广泛关注。

对于新版条例的特点,上海市未保办主任、市民政局局长蒋蕊在介绍时特别分享了自己的三个体会。

首先,除了对家庭、学校、社会等方面的保护要求,这次新版条例尤其突出了未成年人的“自我保护”要求。蒋蕊表示,“孩子们需要保护,但这种保护也不应是全社会把他们当做温室里的花朵那样保护起来不经风雨。希望孩子们能够自己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自立自强。”

这次条例中特别强调了要依法保障未成年人的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参与权等权利。“这意味着未成年人不仅是一个‘被保护’的对象,也有自身的权利,这非常重要。”新规中多个条款涉及到相关要求——包括一旦发现受侵害,应该自己报警、主动寻求帮助;包括应该引导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成才关等。上海的条例中充分体现了这样的积极导向。

新修订《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颁布实施新闻通气会2月28日在市民政局举行。

新修订《上海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颁布实施新闻通气会2月28日在市民政局举行。

第二,上海的这一条例在制定的过程当中也特别致力于在一些“现有法律法规存在空白,但实践中已经碰到问题”之处有所破题。

比如有些孩子由于种种原因已经处于“监护不当”或者受到一定侵害的状态。但按规定只有遭受虐待等严重情况,国家监护才能介入。实践中常常缺乏明确判定依据。针对这个问题,蒋蕊介绍说,条例里特别加入了“家庭监护能力评估”的环节,为实际工作的开展和进一步细化相关评估机制提供了依据。

又比如社会多年来都在关心的孤独症孩子的关爱服务,此前相关部门做了不少工作,但是缺乏系统性规定。这在新版条例中也首次专门予以了明确,为未来依法治理、推进相关服务机制完善提供了新空间。

第三,条例非常注重社会力量的参与,多个章节和条款都提到了发挥群团组织、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专业力量的作用等,这也是此前上海在实践中形成的经验。蒋蕊指出,未成年人保护是一个“全方位的系统工程”,需要政府、社会、家庭、孩子自己,包括司法机关等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