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上海:前瞻性立法助力新终端新技术“换道超车”

新闻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2022年5月19日,“中铁信托·伊洁士退役军人关爱金慈善信托”成立启动仪式在四川广汉成功举办,标志着四川...

  • 在求职模拟大赛中锻炼面试技巧,东华大学这位毕业...

    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的学生刘鸣(化名)近日收到三份offer,并最终选择签约其中一家奢侈品公司。 刘鸣是个未雨绸缪的人,她从去年八月开始关注秋招,九月开始投简历。“因为时间线拉得比较长,我就有足...

  • 上海:预计到6月上旬,各寄递企业能够全面恢复个人...

    5月19日,目前上海邮政快递行业的恢复情况怎么样?对于市民普遍关心的个人寄递业务恢复是否有具体的时间表?5月19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冯力虎表示,感谢社会各界...

  • “沪”动进行时:铁路上海虹桥站客运量有序增长

    5月17日一早,铁路上海虹桥站候车大厅里,不少旅客已经在等待验票上车,他们中的很多人“全副武装”,做好了个人防护。当日,铁路上海虹桥火车站开行旅客列车12趟,出发旅客7000人左右,到达旅客约千人。 据悉,...

  • 来自芯片、航天领域的代表:复工前一定要做好周全...

    眼下,上海复工复产已按下“快进键”。疫情这两个月来,有的企业的生产线一直都在运转中,从没停产;有的企业正开始复工,逐渐恢复生产;还有的企业正在等待复工。记者采访了几位扎根企业一线的市人大代表,结合他...

  • 上海海关:为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汽车制造等全产...

    5月18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上海要推动重点产业尽快达产,对于上海集成电路、汽车制造、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上海海关如何支持产业链供应链便利化,又是如何助力企业提升产...

财经

如何优雅地给楼下老王解释个人养老金政策:​养老金政策有变?别理解偏了 如何优雅地给楼下老王解释个人养老金政策:​养老金...

楼下老王转发过来一条新华社通稿,内容是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他随之留...

  • 贷款利率只提日息不提年息?媒体:金融促消费不能...

    日前有报道称,个别消费金融公司玩起了文字游戏,将“最低利率”与“实际利率”模糊处理,但二者之间可能相差20%以上。 当前,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消费特别是接触型消费恢复较慢,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

  • 上海口岸外贸全国占比跌至16.3%韧性尤在,海关关长...

    受此轮上海疫情影响,4月份,上海口岸进出口总值在全国的占比从年初的28.4%降至16.3%。但4月下旬以来,上海口岸外贸逐渐企稳。上海海关关长高融昆透露,5月迄今,上海海关已审核通过0.9万份出口原产地签证申请,...

  •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上海市区迎来首家复业的银行网点。昨天,位于普陀区新村路599号的上海农商银行普陀支行营业部恢复营业。 在普陀区相关部门支持下,上海农商银行普陀支行制定详细方案、汇集各方资源,仅用36个小时就成功申请获...

上海:前瞻性立法助力新终端新技术“换道超车”

发布时间:2022/02/21 新闻 浏览:31

当下,加快培育壮大发展新动能的上海,正着力强化布局“新赛道”,强化“终端带动”。而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正是这样一种涵盖并有望抢占技术迭代主导权、行业标准定义权、价值格局分配权,且直接面向个人消费者的“新终端”。

上海,中国汽车工业重镇,也是国内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产业实力与发展潜力最大的城市之一,在智能交通管理方面也有着丰富实践和探索,应当争做中国乃至世界自动驾驶技术及相关领域的领跑者。

《上海市智能网联汽车测试与应用管理办法》已于2月15日正式施行,在全国率先明确自动驾驶新技术的管理体制。新技术、新应用,立法同样紧随其后。今年,智能网联汽车也被纳入市人大“立法项”,相关前置调研和探讨早已展开。昨天举行的“智能网联汽车及立法思考”市人大代表论坛上,与会代表聚焦这一话题探索该领域的前瞻性立法,协调政府、企业等各方力量,共同发力“智能车路协同系统”,助推“新终端”更快更有序发展,也推动技术及产业“换道超车”。

用超前思维规制无序

智能网联汽车的终极形态是自动驾驶。尽管剥离的是人与车的关系,但却涉及到道路设置、实时交互、交通管控等更多方面。一旦发生交通意外,追责过程、对象也变得“扑朔迷离”。

而将智能网联汽车纳入立法计划,一方面是借由规范的顶层制度设计来破除迷惘,鼓励更多创新主体积极探索;同时,也是设立规则边界,把牢“安全”大前提。

市人大代表毛祥东等始终关注如何紧扣“安全”这个大前提,更好为产业发展留足空间。讨论中,有代表提到世界汽车工业发展史上值得剖析并反思的《红旗法案》。彼时,作为新生事物的汽车上路后,引发了包括噪音、惊扰马车等在内的“负效应”。1865年,英国通过《红旗法案》,规定:必须有人在车前50米外摇动红旗为机动车开道。实践中,虽然汽车降速、危险减少,却也令整个汽车业陷入被动、丧失活力。

任何一种新技术,都面临着与现有生产、生活及规则的一种博弈。但在代表们看来,智能网联汽车是必然趋势。既然无法阻挡,就要更好拥抱它,用超前思维规制可能出现的无序。

特别是,要将各种复杂情形下的法律责任主体梳理清晰。譬如,硬件设备商、软件服务商之间的责任如何划分;还有,车主擅自更改程序后,出厂企业是否承担责任等等。

“巨系统”下梳理权责主体

纵观全球自动驾驶产业方向,出现这样两大趋势——单车智能、车路协同。前者依靠的是出色的技术能力,有点像“单兵作战”;后者则需要城市系统的全方位支持,包括路面感知、交通控制等。

单车智能方向中,车归车、路归路,彼此并不产生直接交互。但步入车路协同阶段,智能路面要能对途经车辆“实时感知”。从车辆颜色、行经路线、速度到车型,都能“瞬时读取”。信息采集后,庞杂数据要实现交互,最终为每辆车规划出“最佳线路”,实现城市交通效能最大化。

在市人大代表苏梅看来,在城市数治中积累了丰富经验的上海,完全有能力探索车路协同这一新方向。但同时也抛出了新问题:一旦车路协同系统建立起来,其归属运营及责任该如何划分并确立?

无人驾驶技术,让人们在行车中彻底解放了手、脚、双眼。未来的无人驾驶车路协同体系,更像是一种“点对点”运输下的快速交通方式。

实践中,轨道交通网络借助专用通道确保行车安全。未来,一旦车路协同系统“上线”,又该采取何种运营方式?路与车的相连,不仅是物理学意义上的“链接”,更是系统间的“贯通”。究竟是交由企业联合体、运营商或是政府部门运营,都需要更高层级的统筹协调。为此,苏梅建议,立法中要考虑顶层设计,建立统一协调部门,涵盖发展改革委、经济和信息化委、公安局、交通委等各相关部门,以及涉及到的各类市场主体,由此才能更好地管好这个“巨系统”。

与会代表认为,无论是法规、观念、产业组织、城市交通体系都将在适应新技术、新应用中不断系统梳理并得以重构,最终实现新的引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