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educ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成绩公布后,曾直播复习的考研者怎样了

新闻

马迭尔邂逅抚远蔓越莓,开启绿色龙江新篇章 马迭尔邂逅抚远蔓越莓,开启绿色龙江新篇章

2024 年 2 月 5 日9时,佳木斯·抚远携手马迭尔食品战略合作签约暨蔓越莓主题联名雪糕新品发布会在哈尔...

财经

龙年压岁金上市首发 交通银行精彩亮相2023钱博会 龙年压岁金上市首发 交通银行精彩亮相2023钱博会

12月1日,2023北京国际钱币博览会正式开幕,交通银行首席风险官刘建军出席开幕式。当天,交通银行举办“...

成绩公布后,曾直播复习的考研者怎样了

发布时间:2022/02/24 教育 浏览:156

中午11时刚过,坐在静安寺一幢商务楼里的陈翊打开手机微博,“女生考研420分排名专业第1哭半小时”冲上热搜,阅读量已逾3亿次。随后,他打开B站,搜索一个名为“玉兔抓喵”的账号,那是他过去半年曾频繁造访的一个直播间,情侣二人从去年3月开始每天直播考研复习,直至今年研究生考试前夜。

两人视频下方的评论里,许多网友在询问考试结果。中午12时左右,UP主终于上线,表示一人“分数还可以”,但另一人“成绩不太理想”,“如果考上的话就分享成绩,没考上的话就丢人了”。

作为频繁造访直播间的“围观者”,陈翊挺理解在漫长考研复习直播之后的“沉默是金”。半年前,记者曾走访多位直播考研复习的年轻人和围观网友,如今考研成绩公布,他们怎么样了?

有人“2023二战考研”

在“玉兔抓喵”的主页上,保留着去年12月24日考研前夜复习的视频记录,不过标题从以前的“22考研”变成了“决胜考研”。弹幕里,有网友直言看了大半年“忍不住想哭”,有人则回应“先憋着”“考完再哭”,也有同样考研的网友留言“一研为定!感谢所有陪伴我的人”。

考试结束后,“玉兔抓喵”不再像过去那样每天直播复习过程,而是上传了几条短视频,虽然主题依然不离考研,但内容则以记录生活日常为主。因为没有直播交流,网友纷纷在他们2月19日上传的视频下方关心二人的考研结果。UP主上线逐一回应了网友的关心。这对共用账号的UP主是情侣,男方是成都一所高校2016届毕业生,辞职备考;女方是在校大学生,两人目标都是浙江大学。考试成绩公布,女方“小兔”分数不错,“只要能进复试基本就没问题了”,男方“阿喵”成绩不太理想,“不过也要继续前进啦!”

“我挺理解两人‘暂时下线’的处理方式。”作为长期关注者,陈翊认为一方面考研最终结果还未确定,两人暂停直播可以回避许多打扰;另一方面毕竟目前结果不是最理想状态,“可能多少还有些尴尬和难以释怀”。

相比“玉兔抓喵”暂时下线的做法,还有些UP主在坚持直播。UP主“-瑕姑娘-”的直播题目就是“准备复试”。直播画面只有一个侧面镜头——UP主专注眼前的平板电脑和正在讲课的电脑屏幕,几乎从未看过直播镜头。直播画面中则列出了她理想的作息时间表:从早上8时到晚上11时,除了3.5小时的做饭休息时间外全部在复习。而另一位直播的UP主“霓虹车长SS”不仅开宗明义“考研清华”,还在直播画面中晒出考试成绩,称“全身心准备清华复试”。在被各类格言警句堆满的直播画面中,UP主晒出的学习计划并不如其他UP主那么细致,每天6时30分到23时30分的时间除了学习还包括冥想、俯卧撑等,就连学习方法也列出“艾宾浩斯十轮复习”“舒尔特表”等。

此外,还有人已开始准备明年“二战考研”。UP主“七十七要谦虚”的直播标题是“23二战考研”,直播上已放出“距离23考研303天”的倒计时牌。弹幕里,多名与UP主同样考电气专硕的网友前来打卡,有人表示和UP主一样准备“二战专硕”,也有人表示“准备复试,能走就走”。

人生记录还是一门生意?

围观者的生活同样也在变化。去年记者采访陈翊时,他打算冲一冲今年的法考,甚至常常拒绝同事的午餐邀请,躲在办公室角落里看随身带着的《刑法专题讲座》。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很矛盾:受疫情影响,各个行业竞争都很激烈,自己目前的工作还算稳定,是否要放弃?今年春节他跟父母谈了自己的打算,得到家人的鼎力支持:“父母说只要我愿意继续学习,生活问题完全不用我担心。”

如今,陈翊大量业余时间都花在啃书学习上,但不再像去年那样连同事的午餐邀请也拒绝,“那样太刻意了”。但他又坦言,自己羡慕“玉兔抓喵”这样“决绝”的直播者,“公开立flag、赌上整个生活来准备考试,就算最终没能‘上岸’,起码留下了一段特殊的人生记录。”

不过,同样去年开始直播考研的吴谨已清空直播记录和视频,“两个多月就放弃了”。“我很好奇那些坚持直播的人是怎么做到的。”吴谨说自己“不可能坐在书桌前一整天不动”,“无论学校和家里,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来打断。”去年曾告诉记者“成功‘上岸’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给粉丝们一个交代、一点鼓励”的她,并没有像“玉兔抓喵”那样告诉关注者考试结果,“反正看的人不多,大家相互也不认识。那些真能坚持直播的人,除了记录、督促,也许还有利益因素吧。”

考试结束后,“玉兔抓喵”几段短视频的播放量比此前复习视频高出一倍,自我介绍中也留下了“欢迎商务合作”的信息。在网上,靠直播学习获取收益的UP主、App等并不少见。一个名为“工学女博后的科研学习直播间”,24小时直播,同时“一对一有偿监督”,内容包括早起、不熬夜、运动健身和学习等。而另一个“多人云自习室”里,可同时显示多人直播学习的过程,不过类似的App和“云自习室”需要收取一定费用或是接广告。

“任何直播的尽头都变成了带货。”中文专业的研究生刘闵是2017年国内“最早玩学习直播”的人之一,她曾告诉记者当年和她一同直播考研的同学,开播前花40分钟化妆,考试失利却成了小有名气的“带货主播”。对于考研直播的UP主“接商务”,她觉得可以理解:“生活还得继续,既然熟悉直播,那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也不错。”

陈翊也接受这样的行为,“没有任何一件事是绝对纯粹的。”在他看来,人们愿意为这些学习主播花钱,是因为他们真实地陪伴了一段学习的历程,“但‘商务合作’应该是一个伴生的产物,而不该是一开始追求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