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educ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上海规范民办中小学收费 《试行办法》3月15日起试行

新闻

走出一条中国特色超大城市现代化道路 走出一条中国特色超大城市现代化道路

龚正同志昨天在参加上海市第十二次党代表大会金融、经济信息、临港系统代表团审议时说,李强同志所作的...

  • 沪浙两个山塘村恢复跨省“走亲”

    近日,随着廊下镇山塘村沪浙边界的防疫屏障拆除,上海金山区廊下镇山塘村与浙江平湖市广陈镇山塘村恢复了人员流动。茶馆、酒肆、小吃店陆续开门营业,横跨沪浙两地的百年山塘老街重现往日生机。 在山塘桥上,...

  • 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推进上海市水土保持区域评估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开展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工作的意见》《上海市营商环境创新试点实施方案》有关要求,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上海市水务局统筹区域人为水土流失管控,推进水土保持区域评估工作。 为确保相关...

  • 筑牢疫情防控防线 踩下经济活动油门

    ■对于企业反映突出的共性问题,要及时研究、对症下药,推出更具针对性的政策举措,充分发挥政务服务“一网通办”平台作用,推动相关部门单位优化流程、改进服务。要支持企业危中寻机、化危为机,聚焦主业领域、发挥...

  • 【便民】聚焦常态化疫情防控下高温作业和高温天气...

    市总工会印发《关于组织开展2022年夏季职工劳动保护和防暑降温工作的通知》,要求做好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下高温作业和高温天气作业的劳动保护工作,降低高温作业和高温天气作业对劳动者身体健康的危害,防范职业...

  • 2022暖心毕业季,用别样的方式致青春

    栀子花开,骊歌声起。又是一年毕业时,因为疫情,今年高校毕业生经历了“云课堂”“云实验”“云答辩”“云就业”……特殊的毕业季,上海各高校动足脑筋,用贴心举措温暖学子,而依依惜别母校的学生们则用别样的方式致青春...

财经

小微企业单户纾困融资最高1000万元 小微企业单户纾困融资最高1000万元

近日,上海银保监局联合上海市发改委、市经信委、市商务委、市财政局、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共同建立上海...

  • 六月以来申报18.8亿元 上海空港出口强力反弹

    六月以来浦东机场上海快件口岸出口跨境电商申报金额18.8亿元 “国货出海”空港出口强力反弹 进入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阶段的上海,空港跨境电商出口正强力反弹。6月1日至6月22日,浦东机场上海快件口岸出...

  • “数字哨兵”可刷身份证 老人没智能手机不用愁

    “数字哨兵”可刷身份证 老人没智能手机不用愁 本报讯 (记者 黄尖尖)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下,上海在全市公共场所推行“场所码”和“数字哨兵”,但有很多老年人因为没有或不会使用智能手机,在“亮码”时遇到不少困难。...

  • 进博会吸引全球新品 “全球好物”进入中...

    5年来,进博会已成为全球新品首发地、前沿技术首选地、创新服务首推地 “全球好物”源源不断进入中国市场 本报讯 (记者 吴卫群)近日,从中国国际进口博览局传来好消息:今年11月5日至10日,第五届进博会将...

上海规范民办中小学收费 《试行办法》3月15日起试行

发布时间:2022/02/21 教育 浏览:33

规范民办中小学收费

《试行办法》3月15日起试行

除学费、住宿费和代办服务性收费外,民办中小学不得向学生收取其他任何费用;民办中小学收费坚持公益属性,实行分类收费管理。近日,上海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印发《上海市民办中小学收费管理试行办法》。《试行办法》自2022年3月15日起试行,有效期至2024年3月14日。

《试行办法》规定,对非营利民办中小学的学费、住宿费,实行政府指导价,学校可在不超过核定的学费、住宿费标准范围内,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具体收费标准。对营利性高中阶段学校的学费、住宿费,实行市场调节价,收费标准由学校根据办学成本、市场需求等因素自主制定。

市发展改革部门、市教育行政部门主要负责制定本市民办中小学收费管理政策,指导各区做好民办中小学收费管理工作。各区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内非营利民办中小学的学费、住宿费标准的审核工作。

《试行办法》明确,非营利性民办中小学学费、住宿费标准应保持总体稳定,实行动态调整机制,原则上调价间隔不得少于2年。学费定价成本主要包括人员经费、公用经费、固定资产折旧费、筹资费用等学校教育和管理的正常支出,学校非持续、非正常活动造成的不合理费用等七类不得计入定价成本的费用。

学费、住宿费调整实行“新生新办法、老生老办法”,保持收费政策的连贯性和延续性。对2年内发生过价格违法违规行为的民办中小学,区人民政府应不予批准当前年度学费或住宿费调整申请。营利性民办高中阶段学校学费、住宿费标准应保持相对稳定,不得多频次、大幅度调整。对收费标准变动频繁、变动幅度过大的,各区发展改革部门要会同区教育行政部门等采取约谈告诫、成本调查等措施加强监管,切实维护受教育者的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