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educ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暑假班会是“最后的疯狂”吗?五问校外培训市场如何真正回归教育初心

新闻

近5000家企业携数万款产品“上新”第89届CMEF医博会上海启幕 近5000家企业携数万款产品“上新”第89届CMEF医博会...

5000家品牌企业同台竞技,数万款科技新品重磅登场,全球30万业内人士共洽商机……4月11日至14...

  • 共赴深蓝,扬帆启航 浙江省第四届海洋运动会5月舟...

    为贯彻落实“海洋经济强省”的建设战略,浙江省第四届海洋运动会将于2024年5月至6月在舟山市嵊泗县举行。3月29日,浙江省体育局召开各设区市及省行业体协第一次联络员会议,全面推进海运会组织筹备工作。 &n...

  • 巨量引擎营销科学第三批行业向「金牌认证服务商」...

    引言 随着营销生意的不断发展,品牌迫切需要以更精细化、更高效、更具确定性的手段撬动生意增量。巨量引擎营销科学多年来持续助力品牌从营销到经营的全链路提效,实现有质量的持续增长,追求长期价值的实现。 ...

  • 马迭尔邂逅抚远蔓越莓,开启绿色龙江新篇章

    2024 年 2 月 5 日9时,佳木斯·抚远携手马迭尔食品战略合作签约暨蔓越莓主题联名雪糕新品发布会在哈尔滨马迭尔宾馆举行。本次活动由佳木斯市商务和经济合作局主办,抚远市商务和口岸局、哈尔滨马迭尔食品股份有...

  • 法国奢华干邑品牌COURVOISIER馥华诗瞩目呈现「祥龙...

    法国奢华干邑品牌COURVOISIER馥华诗 瞩目呈现「祥龙踏悦 天地『馥』新」2024龙年限定干邑白兰地发布宴会 【2024年1月,中国上海】 COURVOISIER馥华诗限定版「悦启龙邑」干邑白兰地全球限量8尊,仅在中国独...

  • 凯士比中国业绩增长20% 新工厂7月投产运营

    据悉,德国凯士比集团(KSB)正在中国深入推进本土化发展战略,业绩取得长足增长,中国市场占比已达12%。与此同时,凯士比还在积极布局数字化和新能源领域,助力中国实现双碳目标。   在接受专访时,集团...

财经

北京东方通财信息科技——投资者社区 北京东方通财信息科技——投资者社区

北京东方通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成立于 2020 年的公司,是东方通财企业旗下的投资者社区。该公司致...

暑假班会是“最后的疯狂”吗?五问校外培训市场如何真正回归教育初心

发布时间:2021/08/10 教育 浏览:200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已半个月,社会反响相当积极。

修复被虚火旺盛、乱象丛生的教育培训市场破坏了的教育正常生态,让规模总量庞大的培训机构心悦诚服地回归教育初心,还有哪些固有的观念要打破?还有哪些治本之策需要完善?

一问:暑假班是“最后的疯狂”吗?

家长程先生的儿子今年小升初,暑假里选择在上海环球港里的一家培训机构上课。他说:“每周二、四、六上课,从早上10点钟到下午4点半,语数英三门课,每门课每次约两个小时。我们家是爷爷接送的,中午饭是我帮他们俩叫好外卖,每天换花样。孩子上课时,爷爷就坐在家长休息区里看手机或闭目养神。我们报的是暑假第二期班,从8月初开始,三门课的学费才700多元。市面上还有语数英一个月学费199元的呢。其实家长们都知道,这是‘钓鱼价’,暑假便宜到煞根,就是为了吊住孩子去报开学后的班。”

就在中央发文前几天,市民李先生刚刚将24万元打入一家机构,从暑假开始一直补到明年高考前,上高三的儿子每个双休日都要补语数英三门主课,上一天课就是2400元。李先生说,新政策下来了,不知已经交出去的学费能不能退,但又担心机构关门后孩子没地方去补课。

“上海的机构还没有接到一律关门的通知,就是前些日台风天停过两天。但我们也知道,今年的7月和8月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暑假’了。”天山路上的一家机构负责老师对记者表示,他们已经将9月份以后的门店课统统下线了,但暑假课仍没有“打烊”。

上海万科实验小学执行校长胡春华说,机构普遍热衷搞持续的“无限拔高”和“题海战术”,违背了孩子的认知发展规律,给正在身心发育的青少年儿童以沉重的负担。希望这个暑假真的成为机构“最后的疯狂”,等“双减”政策全面推开后,真正还教育一片绿色的生态。

二问:迅速表态会言不由衷吗?

教育培训市场的“大佬”纷纷在第一时间表态拥护中央的决策。新东方发布书面公告,表示要在今后工作中严格执行相关规定,坚守教育本质和育人初心,遵循教育规律和青少年成长规律,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好未来表示,要服从国家发展大局,努力为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贡献一份力量。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在文件下发的当日就率120余家校外培训机构联合发布倡议书,提出要深刻认识“双减”重大意义,坚决拥护中央决策部署,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正确认识校外培训定位,加快转型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杜绝违法违规培训行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利益。

对于培训机构如此迅速“城头变幻大王旗”,坊间有人称,这样的“连夜表决心”或是迫于无奈,或是言不由衷;也有人怀疑机构或是暗藏了“心计”。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遵民认为,这次“双减”力度之大、规定之严,以及文件出台的规格之高,可能都出乎机构的预料,因此,坚决拥护中央政策,不折不扣贯彻执行“双减”要求,是整个校外培训行业的大势所趋。一些培训机构可能还存在观望心理,想再看看风向,但又必须作出高姿态,这也是在保护自己,避免成为“顶风”“逆潮流”的典型,那样反而不利于其未来的转型乃至生存。

三问:机构转型究竟路在何方?

“双减”的一个重要指向,是校外培训机构必须去产业化,回归教育初心。据记者了解,已有多家机构在官网宣传中透露出了转型的迹象。好未来旗下教育品牌“励步英语”日前更名为“励步”,将推出全新线下学习空间,涵盖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新产品。新东方也在拓展布局美术教育领域,部分门店还在探索书法等课程。上海有一家培训机构最近主动提出要淡化学科培训,将主营方向定在桥牌、“军事研学营”等非学科类产品上。

“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国家要用如此大的力度来整顿这个行业?这是培训机构在转型之前必须反思的问题。”上海市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君学教育创始人兼董事长宋辉说,机构转型必须“稳”。首先要稳住基本盘,毕竟教培机构是自负盈亏的,遇到重大转折时先要稳住团队,在教培行业里,团队的流动必然会带来学生的流动。其次是要稳住基本业务,严禁机构双休息日和寒暑假开课,从业者要思考如何做才能顺应国家的政策需求,周一到周五的时间里,若在晚上进行培训,机构应该将重点放在帮助温习当天的学校功课上,为学生做好查缺补漏,绝非是超前超纲教学和搞“题海战术”。学校是教学的主力,机构只是起到教学的辅助作用,这才是共赢。

四问:“擦边球”会越打越离谱吗?

“双减”政策虽然被称为“史上最严”,但就怕机构打“擦边球”。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如果提分需求不变,机构就有可能转到地下。

其一,变双休日“禁补”为“1对1”私教。市民李先生说,儿子要上高三了,成绩中不溜秋,周末不补课是不可能的,如果机构双休日全关掉了,那只能找“1对1”私教了,价钱也肯定会很“辣手”。恰是看到了有像李先生家这样的客户需求,沪上一家培训机构推出了“VIP陪伴式托管”,在周末进行“1对1服务”,4小时收费900元至1000元,不同年级还会有差异。

其二,线上网课抢占晚上时段。近日,已有家长接到机构的通知,原本计划开学后放在周末的网课,现在改到了周中的晚上6点半到8点半,周末则是“课程回放”时段。这样的课表“大挪移”既规避了双休日的“禁补令”,也不违反周中课后补习不得超过每晚9点钟的规定。

其三,给学科培训换件“马甲”。网上正流传一个段子:“语文改名为国学素养,数学改名为逻辑思维,英语改名为欧美文学,物理改名为格物致知,化学改名为物质变化,科学改名为自然探索,政治改名为社会认知,历史改名为人文素养,地理改名为地球探索,生物改名为生命科学。”还有家长调侃:“将来机构里会不会数学老师教体育?英语老师教绘画?”

熊丙奇认为,对校外学科培训的整顿和监管能否真正有效,还要看其他配套措施的落实情况。如果学校不能提供高质量的课后服务和托管服务,校外培训就可能变为家长请私教,以及转到地下经营。“头部机构”可能不再存在了,但小作坊式的机构却又会蔓延,这是必须直面的新问题。

五问:怎样解决补差补缺“刚需”?

只要有学校教育就必然会有“学优生”和“学困生”的存在。上海一位公办优质初中校长表示,因为是对口入学,事实上生源的差异还是蛮大的,有极个别的学生肯定是属于班级授课“教不好”的,把他们推向校外补课班也基本上无济于事,最终还是需要学校老师拉一把、托一把,为他们的学业补差补缺。

吴遵民提出,学生的校外补习要疏堵结合。教育部明确“5+2”模式,即每周5天的两小时课后服务,结束的时间要对接当地正常的下班时间,且课后服务在今年秋季实现义务教育学校全覆盖。同时,诸如开展暑期托管的政策措施,都是意在满足部分家庭的实际需求,进一步降低家庭教育成本。此外,政策还明确要求“大力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确保学生在校内学足学好”,这既是严格规范校外培训,又是促使提升校内教学质量,满足学生的学业发展需求。

进才外国语中学校长王从连说:“我们学校有句通俗的话,叫作‘谁的孩子谁抱’,意思是每位教师都要对学生的学业成绩和全面发展负责到底。学校每天都会组织教师利用课后延伸服务的时间给学生义务辅导,哪门学科差就补哪门,还会一周两次给部分学生做培优辅导,让他们在自己的强项学科领域充分发展个性特长。”王从连还郑重表示,学校要坚持一个理念,家长也要坚信这个理念,那就是义务教育学校本身就承担着对学生的学业提优补差的重任,而不能偏信校外教培机构的“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