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educ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双减”政策正式落地 沪上校外培训机构闻风而动

新闻

沪民营企业小作坊起家 终成国际品牌”优秀工厂” 沪民营企业小作坊起家 终成国际品牌”优秀工...

永太280万件高档西服零次品零投诉零延期,500人的工厂获得全国文明单位称号 小作坊起家,终成国际品牌“...

  • 浦东着力打造上海首个文明实践活动IP,首场活动聚...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更好地推动二十大精神深入人心,1月12日,浦东新区推出“文明实践在浦东·36季”主题系列活动,首场“幸福高桥,绒绣点亮生活”在高桥绒绣馆拉开帷幕。 该主题活动采用线下活动...

  • “2023年长宁区数字转型法治保障十大项目”公布

    近日,聚焦“数字经济、数字生活、数字治理”领域的“2023年长宁区数字转型法治保障十大项目”对外公布,标志着到2023年,贯通经济、生活和治理三大领域的数字法治体系将基本建成。十大项目都有哪些?快来看看! ...

  • 第六届进博会筹备工作全面推进,目前已有300余家企...

    近日,《第五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传播影响力报告》发布暨第六届进博会企业商业展签约仪式举行。东方网记者从会上获悉,目前,第六届进博会各项筹备工作正在全面推进,已有签约参展企业300余家,展览面积超过12万...

  • 零碳征程,这家绿色科技企业领航零碳新工业

    一台台高耸的风电机矗立于延绵的高原戈壁,源源不断地把风能转化为工业的绿色动力,在中国正北方,全球首个零碳产业园落地内蒙古鄂尔多斯。目光沿着地图一路南下,为这些低碳新能源应用场景策源的核心,来自上海—...

  • 上海出入境有序恢复出国(境)证件办理业务

    1月9日是上海恢复出国(境)证件办理相关业务后的首个工作日。上午9时,已有不少预约了当日办证的申请人来到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局办证大厅门口,经工作人员核验预约信息后,依次进入办理。记者在现场了解到,...

财经

紧锣密鼓开好局 首个工作日申城奏响“春之曲” 紧锣密鼓开好局 首个工作日申城奏响“春之曲”

癸卯兔年首个工作日,多个区举行重大工程项目开工签约仪式 紧锣密鼓开好局,申城奏响“春之曲” 兔年首个...

  • 洲际酒店集团旗下中餐品牌彩丰楼突破50家 焕新升级...

    以珍馐美馔诠释千年东方文化,诚邀宾客品年味盛宴 中国上海——日前,洲际酒店集团旗下高端中餐品牌彩丰楼在大中华区突破50家的同时,宣布品牌焕新升级,以充满美好寓意的“彩凤献吉”为设计灵感,围绕“听、视、味、...

  • 上海两会|上海GDP连续突破4万亿元

    1月11日,上海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上海市市长龚正作《政府工作报告》。 过去五年,上海城市综合实力跃上新台阶。全市生产总值突破4万亿元大关,人均生产总值达到17.8万元左右。地方一般公共...

  • 上海商业地产蓄势修复 2023年市场需求回暖趋势可期

    1月10日,仲量联行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上海房地产市场回顾与展望》。数据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上海商业地产市场蓄势修复。仲量联行华东区董事总经理兼中国区商业地产部总监张静表示:“上海正在迎接走出本轮疫...

“双减”政策正式落地 沪上校外培训机构闻风而动

发布时间:2021/07/26 教育 浏览:134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双减”政策正式落地,上海被列入试点城市。

此次《意见》出台,专门针对校外培训提出了规范要求,包括严禁资本化运作、严禁超前超标培训、法定节假日及寒暑假不得进行学科类培训等重要事项。

对于教培机构,这无疑是一场“风暴”,记者在近期采访中发现,有的培训班老师一改往日节奏抓紧时间销课,有的机构假期未半就开始催缴秋季学费……

培训机构取消作业

政策出台前还在报课

政策落地前夕,记者采访了几位学生家长,他们的孩子无一不正在教培机构上着暑期课程。

“收到的教材比往年少,‘计算小超市’和‘加油站’没了。”六月底,在学而思报了暑期班的家长反映,今年的暑期作业取消了,有家长则称,自己报的班从春季开学以来,就已经没有布置过课后作业了。

据记者观察,在前日政策正式出台前,教培机构七月、八月的暑期课程都在正常报名、开班,九月的秋季学期也可以报。个别家长反映,“上周才刚刚收到课程顾问催缴秋季学费的信息”。

“儿子的培训班最近劝我换线上上课,我要退费,他们不肯,说了一大堆理由,好像退了就考不上大学了。”四年级学生妈妈张敏(化名),自从听到了有关整顿教培的传言,就一直关注着此事动向,就在上周,课程顾问建议他们把课程换到线上,并催她缴纳秋季学费,让她很不满意。张敏认为,线上课程更适用于有较强自律能力的学生,自己是双职工家庭,她觉得儿子没这个自制力在家学好网课。

对于秋季课程的缴费,她说,机构一直都是这样的模式,暑秋连报,七月没结束,就开始催缴秋季学期学费。但她今年暂缓了报名,“最近先不付钱,看情况再说”。

三年级学生的妈妈赵琪(化名)发现,孩子报的课外补习班,老师正在抓紧“销课”。

与张敏不同,赵琪报名的属于熟人介绍的培训班,规模不大,家长都是因为认可老师本人的教学才来报名。赵琪注意到,这段时间老师的排课率提高了,节奏明显加快。

“以前周末还有得休息,周中也就安排两三节课。现在老师从早上到晚,一天也不休。”赵琪猜测,老师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要赶紧把卖出去的课上完,以免退费。

前日晚,官方消息发布后,教培机构好未来(学而思)、新东方发微博表示,坚决拥护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接下来,这些大大小小的教培机构是否会有退课、退费等动作,家长们正在密切关注。

家长“身不由己”

全民补课意义何在

“没想到这次这么严厉。”“以前说民办摇号,我也不信。但它就是摇了,学校间差距也的确在减小。”政策落地前,尽管前期已经有接二连三教培整顿的消息出来,但看着依旧火热的报课氛围,许多人还是照常报名,直到《意见》出台。

那些狠戳父母心窝的“您来,我们培养您孩子;您不来,我们培养您孩子的竞争对手”鸡血口号,以及营销号讲的牛娃故事,都在裹挟着家长的选择。

普陀区,一位学生家长看到政策出台,甚至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连连念着“太好了”:“早该治,孩子真的太累了,大家都在补,我们不补又不行。”她告诉记者,自己是个“佛系”妈妈,可做家长有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不想让孩子这么累,但又怕不补课掉了队对不起孩子,她心疼儿子八九岁就没了双休日的权利。

面对部分家长的抱怨,她发出反问:“难道离开了课外辅导机构,教育就要一蹶不振了吗?以前没有课外机构,该成才的还是会成才,如果补习是为了好名次,那全民补课的意义是什么?”

一位中学生的父亲以民办摇号为论据,谈了他的看法。据其观察,从摇号以来,由于不再掐尖选拔,民办中学里不同程度的学生都有,而许多牛娃“遗落菜中”提升了学校总体成绩。“学校的差距小了,我们肯定就不愿意大费周折择校,家门口的学校不用接送,不用花钱租房,教育成本就能降下来。”他认为。

当然,也有反对的声音,比如赵琪。她觉得,如果取消机构课程,想给孩子补课的只能转向一对一的形式,而优质的老师资源有限,结果可能会造成两极分化,有条件和资源的家庭请得起,普通人家就会失去机会。

她算了一笔账:“学而思一对一要880块一节课,外教写作课一对一要1000块。有多少人舍得?多少人能长期支付得起呢?而线下的班级课一节200块,线上更便宜。”

对于这种观点,支持整顿的家长们认为,只要大范围“人人补课”的情况好转,少数人愿意高价补课是自愿行为,不会影响大局。

满足学生多样需求

学校提升课后服务水平

孩子们的课外培训减少了,自由回来了。那么,时间该如何安排?课外兴趣是否能得到满足?双职工家庭的看护压力怎么办?

今年暑假,宝山实验学校的许多学生,正体验着学校丰富的暑托班活动。周一打篮球、下棋、校园采摘、阅读;周三动手制作中国结、创意画,学茶艺和点心制作;周五,欣赏优秀影视作品……

在普陀区桃浦小学爱心暑托班,镇团委特邀区域化团建单位配送了一批课程,如自护教育、钱币知识、小小建筑师、身边的科学、游戏制作等课程,每班配备了2名高中生志愿者和5名大学生志愿者协助班级管理。

击剑、武术、跆拳道、旱地冰壶、轮滑、足球……今年的暑托班给孩子们提供25个体育项目的学习体验机会,市体育局在全市选派500名教练员,向学生们配送7500课时的培训内容。

上海暑期托管走在全国前列,2014年起,就已经在开展小学生爱心暑托班,由团上海市委、市教委等多家单位共同主办,缓解全市小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今年,整合多方优质资源“组团式”服务,为543个办班点的数万名小学生提供多样暑托班生活。

“很多学校本来就有学校少年宫,以往寒暑假也是开放的,学生在这里活动、集训等等。学校的假期有老师值班,此外还会鼓励青年教师、党员教师、行政人员,大家一起来轮班。”宝山区教育局工作人员介绍,今年,在以往爱心暑托班的基础上,各个学校发挥智慧,结合本校特色,进一步开展暑期托管工作。

此外,课后服务也将进一步提升,对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学校应提供延时托管服务,初中学校工作日晚上可开设自习班等,在校内满足学生多样化学习需求。

“希望暑期托管能扩大覆盖范围!让有需要的都能报上名。”一位家长表示,孩子学校尚未开启此服务,社区托管名额有限,报名存在难度,希望这样的好事能惠及更多人。

[记者手记]

让教育主阵地回归学校,让教育理智回归家长大脑

“其他人都在补,你敢不去吗?”几乎每个义务教育阶段的家长,都面临过这样的灵魂发问。

我见过许许多多自称“佛系”的父母,最终没能“守住本心”,踏入补课大军。

这些年,教培机构引领的超前学习,甚至把手从义务教育伸向了幼儿园。

曾采访过一个幼儿园大班的女童,她指着新概念二的句子边哭边念,面对完全不能理解的英语语法,自信心被破坏殆尽。

中国人对教育的普遍重视程度之高,史无前例。逐利的资本涌向教育,用焦虑捆绑中国家庭,制造出千亿级市场。

据统计,校外培训机构总数在2019年新增到达近60万家峰值,2020年又新增40余万家,注销10余万家,机构总数远超同期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数量。

学校教一套、机构教一套,超前学习、唯分数论……打了鸡血的教培,早就把教育的本质抛在脑后。严厉整顿校外教培机构,就是要强化学校育人主阵地的作用,不能使机构在学校之外构建另一个“教育体系”。

在叫好的声音当中,也夹杂着不满。

不能输、不甘于人后、寄高期待于孩子的家长,甚至呈现出“斯德哥尔摩效应”,孩子得一刻清闲、自由,就觉得耽误了“天才宝贝”的发展。

当然,对于这些永远充满焦虑的家长,我们也尊重他们的选择,但随着“前排的人站起来,所有人不得不跟着一起站起来”的时代过去,相信大部分家长,都会回归理性,回归教育的本质。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家庭教育,不应该把自我认知与成绩挂钩,脱离了成绩就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家长权威,更不该抹杀个性、忽视心理健康,别等听到极端案件时才惊叹:为什么现在的孩子不留恋人生!

每年升学季,我们都会对出色的高中毕业生做采访。孩子们的优秀各有特点,但有一个明显的共性,就是父母尊重、开放的教育理念,以及几乎不参加学科补习。

把学校教的吃透、及时清理疑难;增强学习内驱力、提高效率;劳逸结合、有兴趣爱好,才是他们出众的原因。

与其塞钱给补习班求一个心安,家长们不如想想,怎么引导孩子养成好的学习习惯,成长为内心阳光、热爱生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