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一个个“沪版高线公园”出炉 过去那些城市边角料发生哪些“化学反应”

新闻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日前,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开幕式在上海社会科学会堂举行,共计300人通过线下和线上方式参加。 本...

  • 沪郊金山朱泾:花香稻香串起产业链,在乡村振兴中...

    G320文旅连廊亭朱枫产业联盟成立、“院企”“校企”共建基地齐齐揭牌、“智农”“农龙”企业抱团落户、一街一镇飞地党建喜结连理、“十佳高素质农民”“文明埭头”奖项连发……11月26日下午,以“稻梦田间”木栈道为舞台,以“云间...

  • 沪上多所大学派出跨学科团队,助力“长江口二号”沉...

    近日,“长江口二号”沉船考古工作备受关注。专家披露,从古船中出水的陶瓷器就达600多件,其中,有一个高约半米的瓷瓶目前正躺在复旦大学生物考古实验室里。“将分子考古、古基因组的前沿技术运用于沉船考古,还是...

  • 打造一座游乐场,给公众最好的科普

    上海天文馆获全球主题娱乐协会“杰出成就奖”,成为我国首家获该奖项博物馆 第一次走进上海天文馆的人大都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不像一座科普场馆,更像一座游乐场。影院、虚拟现实、媲美《星球大战》的顶尖音乐……...

  • 住范儿上海总经理陈康乐:全面深度服务 重新定义家...

    自2016年进驻上海以来,住范儿上海店每年销售额以成倍的速度增长,从2017年的1500万元到2021年的1.2亿元,仅用了5年。2022年10月,上海住范儿又迎来发展新阶段,在原来1000平方米的老店换新址再升级,变身5000平...

  • 深耕上海区域市场,住范儿新开 5000㎡的家居生活馆

    2022年11月25日,5000㎡的住范儿上海家居生活馆盛大开业。上海市室内装饰行业协会秘书长丛国梁、家装下午茶CEO许春阳、住范儿CEO刘羡然、住范儿联合创始人曾默翰、李丹阳、住范儿VP张晓亮、住范儿上海分公司总经...

财经

探索制度型开放与高质量发展 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迈入3.0新征程 探索制度型开放与高质量发展 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

11月26日,在“2022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论坛”上,两大关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报告发布,分别为《国...

  • 上海先行启动实施个人养老金

    每年1.2万元限额享受递延纳税,领取个人养老金单独按3%计算个税 人社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昨天发布通知,宣布个人养老金制度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成都等36个先行城市或地区启动实施。作为先行城市,...

  • 数联全球、商通未来,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沪开幕

    11月25日上午,2022全球数商大会在上海开幕。会上,上海市数商协会揭牌成立,数据要素产业集聚区建设方案重磅推出,数字资产浦江共识发出上海声音,一批数据要素市场重大示范项目全球首发,《国际数据流通合作伙...

  • 探索郊野总部经济 上海奉贤宅基地改建吸引艺人入驻

    奉贤探索宅基地集中改建“办公楼”,屋里咖啡,屋外水稻 郊野总部经济:明星艺人入驻小村 在黄浦江南岸的庄行镇,穿过大片金色稻田,拐进一条林荫小径,一座屋舍俨然、粉墙黛瓦的江南村庄现于眼前。看着路边...

一个个“沪版高线公园”出炉 过去那些城市边角料发生哪些“化学反应”

发布时间:2021/11/12 新闻 浏览:97

 

一段绵延1.3公里的雨污合流线,一个承载市井生活的铁路菜场,一群矗立在老码头上闲置多年的龙门塔吊,上海城市中有许多被遗忘的线性空间,经过改造后变成了市民休闲打卡的立体公园。这样的案例不禁让人想起位于美国纽约的世界上第一座高线公园。

21世纪初,纽约市中心有条荒废的铁路货运专用线,一度面临被拆除的命运,后来在民间力量的推动下,改造修复成了贯穿曼哈顿的空中花园走廊。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是世界城市公共空间再设计中的经典之作。众多“沪版高线公园”的出现,将为上海城市更新带来哪些“化学反应”?

不只是一座公园

日前,横跨杨浦五角场北侧的“大创智绿轴”项目迎来全线贯通。从大学路出发,沿绿轴往北可依次经过五角场创新创业学院、创智坊、创智农园、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新院区、大创智服务中心、数字公园,最后抵达新江湾钻石连廊。

从形态来看,大创智绿轴和高线公园很像,但它的功能又不只是一座公园。“绿轴串联起了沿线的居住区、商务办公楼、创业园、学校、咖啡馆、餐馆等多种业态。”负责设计绿轴的设计师张易文说,它以慢行交通为主,让白领、居民和学生等人群在步行可达的范围内穿梭于不同的公共空间。

绿轴南段以居民区为主,北段多为商办楼宇。“过去这里没有共享空间,年轻人都在自己的楼里不出来。”位于绿轴北段入口的尚浦领世园区相关负责人夏冠东说,“绿轴建成后,园区白领可以在公共空间讨论项目,或者到剧院、商场等消费,实现流动共享”。

“绿轴”核心有一个占地1万平方米的“数字公园”,这是全国首个数字化户外孵化器。公园外观像一颗种子,中央是“城市舞台”,周边一圈环绕着的“数字盒子”,作为数字化企业展示其应用场景、与市民面对面交流的平台。

绿轴还有连接商业和经济生态的功能。最近到大学路上B站官方授权店打卡的动漫粉丝,逛店以后会沿着绿轴到北段的B站总部参观。而在B站旁边,还有叠纸科技、字节跳动等在线新经济企业,他们通过绿轴实现交流碰撞,白领们戏称:“这里将成为杨浦互联网企业最‘内卷’的地方。”

与大创智绿轴的科创氛围不同,今年9月作为2021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示范项目亮相的普陀曹杨新村百禧公园,是一个升级版的高线公园——它在立体空间上分出上、中、下三层,下层是一个半地下的艺术展廊,中层是开放的休闲活动廊,上层是云上廊,能够让人俯瞰整个曹杨新村。“百禧公园最大的功能是缝合社区。”该公园设计师刘宇扬说,这片线性用地的两边分布着曹杨新村11个小区,它过去的功能是农贸市场。伴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未来这里将成为集聚艺术展陈、休憩娱乐、咖啡驿站、市集、运动等多种功能的复合体。

定格的城市印记

“沪版高线公园”同样有着城市历史遗存的基因。百禧公园的前身是上海“最长”菜市场——曹杨铁路农贸市场;大创智绿轴的所在地是一段长约1.3公里的合流污水干管,由于污水管线上方区域不可建设建筑物,因此成了没有开发价值的城市“边角料”;而最近在宝山新开出的星空高线公园,原来则是一处闲置的老码头。

位于共和新路5899号,蕰藻浜南岸的交运智慧湾前身是上海市装卸储运总公司码头,随着产业结构调整,老码头闲置,老仓库关闭,七个高达15米的巨大龙门塔吊矗立岸边。如今,龙门塔吊和蜿蜒的挑空高架廊桥,构成了星空公园的主体。

从空中俯瞰,七个龙门塔吊分布位置酷似北斗七星形状。大提琴观景台、古琴湖、3D打印折叠桥、音乐喷泉广场等富有艺术气息的景观错落融于其中,而长度恰好520米的挑空高架廊桥又将塔吊及各景点巧妙连接在一起,不仅很好地活化了原有的工业遗存,也定格住了昔日的城市印记。

“纽约版高线公园是在原有铁路基础上修复的,把原来场地内自然生长的植被、锈迹斑斑的铁路设施原样保留了下来。”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院长李翔宁说。“原生态的改造,赋予了城市‘边角料’以新的价值。”

刘宇扬还记得第一次走进百禧公园现场的情景。“市场被拆除以后,现场就是一片狭长的空地,周边居民当作临时停车场,出入口无人管理。”在一系列负面的场地元素中,刘宇扬团队发现农贸市场商铺和居民区之间的“墙垛子”还在。“这些墙垛子保留了市场的历史肌理,于是我们尽可能地保留了下来,并进行了加固。”来自中国美院艺术系的老师在抹灰的墙面上,以黄铜做成梧桐叶,镶嵌在玻璃砖内,让老墙变成了一个艺术装置。

激活串联多元主体

“纽约高线公园的核心价值是其背后的公众参与。”同济大学景观系教授刘悦来说。大创智绿轴途经数个居民区和10多个楼宇开发商,如何激发和串联这些多元主体的参与成了最大难点。

绿轴周边分布着很多园区,这些开发商平时在引进企业的过程中是相互竞争的关系,但在绿轴这件事情上,却从对手变成了伙伴。大创智绿轴成立了一个“绿轴联盟”,由沿线的企业、高校、社会组织、楼宇组成,每两周开一次会议,交流创意,分担责任。“共同参与开发大创智绿轴,能让资产增值,这已经成为沿线楼宇企业的共识。”

前期,沿线开发商通过共建账户,对绿轴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数字公园是沿线企业户外展陈的天然空间,企业参与的积极性很高,但如何确保后续共同运营是很大的挑战。”创智天地园区招商服务部经理李忞予说。

在大创智绿轴的运营上,创智农园或许是一个样本。儿童沙坑、一米菜园、集装箱改造的游戏区……创智农园是居民家门口的“一亩三分地”,为居民搭建了交往和自治的平台。而近年来,它也通过各种工作坊、团队参访等活动自负盈亏,经营收费用于场地建设,同时也为农园招募了越来越多社区志愿者。

“上海的高线公园前期大多由政府牵头建设,在后期运营中能否发动深度的公众参与和自治,是其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刘悦来指出,这需要充分激发沿线多元主体的积极性,放弃竞争,开展合作,建立一个共享的生态。

打破看不见的心墙

“线性空间就像城市里的‘胶带’,更具有连接周边人群的黏性。”刘悦来指出,目前上海有很多新老交替的空间,以及被基础设施分割的消极空间,都可以通过城市更新进行激活。

近年来,上海的“城市微更新”和“美丽家园”项目在居民社区里遍地开花,但在小区围墙外、围墙与围墙之间,还有许多小缝隙没有得到关注。刘悦来认为,从围墙内到围墙外,体现了城市更新的溢出效应。“目前上海城市更新进入存量时代,过去大家‘看不上’的空间,反而会逐渐进入公众视野,许多微更新发生在城市边缘地带。”

“上海版高线公园”的出现,看得见的是城市微更新进一步溢出“围墙”,看不见的是人与人之间“心墙”的打破、边界的消失。

大创智绿轴让沿线10多个楼宇开发商打破了“各自为政”的状态,而百禧公园也让11个小区打开了“后院”。刘宇扬坦言:“项目刚落地时,让这11个小区开放家门并不容易,如今这些小区里,有一半的后门直接与百禧公园连通,还有一个小区在公园开放以后主动申请‘开门’。”

变化在逐步发生。高线公园不仅是景观改造,更带动了周边的土地开发、商业和文化的新连接,不断产生新的“化学反应”。李翔宁说:“高线公园是纽约城市更新中的首创模式,它给上海提供了新的思路和价值观,比如城市更新中如何化劣势为优势的设计智慧,对城市工业遗迹如何保护和再利用,将景观和城市开发运营相结合等。但城市更新永远不止一种方式,未来上海也应探索出自己的更新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