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education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 职业教育办本科意味着什么

新闻

“高言值”提案建议描绘有温度的“民意地图” “高言值”提案建议描绘有温度的“民意地图”

“新城人口学历高、年纪轻,文化设施要多多倾斜”,这里有群众的分量;“数字经济的触角,应当跨越林间小路...

  • 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深入抓好“一网统管”建设,做到...

    日前,虹桥国际中央商务区“一网统管”工作推进情况汇报会在管委会举行。管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鲍炳章听取了相关单位关于“一网统管”建设工作推进情况的汇报,并研究部署下阶段工作。管委会副主任胡志宏主持会...

  • “沪惠保”“五个新城”“元宇宙”……上海市政协委员与市...

    1月19日中午,上海市政协十三届五次会议举办委员与市民的网上交流活动,主题是“发挥专门协商机构作用,助力加快培育壮大发展新动能,构筑高质量发展新优势”。 上海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董云虎表示,每年全会期...

  • 苏州河夜景上新,光影魅力迷人

    昨晚,苏州河边,一条连接繁华外滩的“景观走廊”熠熠生辉。全新打造的黄浦段苏州河沿线的绿地灯光和岸线灯光上线。目前,黄浦区段苏州河夜景呈现多处看点,随手一拍就是大片。 光影梦幻看点多多 苏州河畔,...

  • 48个项目纳入医保支付 每年为上海参保患者减负3亿元

    记者从市医保局了解到,从昨天起,市医保局将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等48个项目纳入医保支付,进一步减轻群众就医费用负担,预计每年可为本市参保患者减负3亿元。 这次纳入医保支付的医疗服务项目主要包括先进前...

  • 上海市政协:为推进人民城市建设献计出力

    “这里的早餐供应到几点?”“中式早餐有多少品种?西式的呢?”“提供自取服务吗?” 2021年8月的一个早晨,中山北一路花园坊园区的逸小兔流动餐车,迎来一群不寻常的“顾客”,他们拉住餐车服务员问东问西,还不时举...

财经

2021年上海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 旧房成片改造超过90万平米 2021年上海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 旧房成片改造超过90...

1月20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今天上午开幕,上海市市长龚正作政府工作报告。在回顾20...

  • 上海出台6方面25条核心政策措施 促进集成电路和软...

    上海出台6方面25条核心政策措施,全产业链扶持优化人才资本等要素配置 促进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做大做强 2021年,上海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快速增长,去年销售收入约2500亿元,年均增长超过20%;软件及信息服务...

  • 2021年上海GDP达4.32万亿元,增长8.1%

    1月20日,上海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上,上海市市长龚正作《政府工作报告》,2021年,上海市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呈现稳中加固、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态势。 全市生产总值突破4万亿元大关,达到4.3...

  • 智能工厂:上海数字经济的创新策源地

    正所谓“善弈者谋势”。目前,数字经济的主要舞台正越来越从消费端向产业端迁移。顺应这一大势,上海正加大产业端的数字化转型力度,特别是以智能工厂为关键平台,强化创新能力,培育核心技术,提升实体经济竞争力...

职业教育办本科意味着什么

发布时间:2021/11/23 教育 浏览:25

职业本科发展稳扎稳打,从无到有、从宏观到微观、从政策制定到学校办学,步步深入,成效逐渐显现。职业教育办本科,从纵向上看,疏通了中高职学生的升学通道,打破了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天花板”的限制;从横向上看,增加了本科高等学校和专业数量,优化了高等教育结构。

对学生家长而言

多了上大学机会

职业教育办本科,对学生及家长而言,有力保障了中高职学生的受教育权,促进了教育公平;使适龄青年获取了更多的高等教育入学机会,选择更合适的专业,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

“十四五”期间要实现高等教育毛入学率60%的目标,增量部分应主要用来发展本科和专科职业教育。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47个本科专业,其中113个专业具有类型教育特征和办学特色,大幅增加了本科层次教育的专业供给数量,使专业总数达到810多个。有些专业尽管与普通本科专业名称相同或相近,但在后期的课程设计、人才培养方案、教材编写、教育教学以及评价等方面都会有明显区别。可以说,职业本科专业的设置,大大丰富了本科层次教育的专业供给,为跨入普及化阶段的高等教育发展注入了新的源头活水。

需要注意的是,职业本科入学和招生考试与普通本科有所不同,将对文化素质和职业技能进行全方位测试,多一把尺度量人、多一个角度看人、多一个机会成人。广大学生和家长,要多关注这方面的改革进展和政策出台,引导孩子从小树立正确的职业观,开展职业启蒙,发现和培养孩子的职业兴趣与爱好特长,理性选择适合的教育途径。

对高等学校而言

拓宽了发展空间

职业教育办本科,对高等学校而言,拓宽了学校的生存领域和发展空间。对专科高职院校尤其利好。专科高职夯实内涵建设,稳步发展了20年。自职业本科教育试点以来,优质专科高职院校得以有机会与独立学院转设合并、与行业企业合作办学、独立升格以及举办本科专业,突破办学层次的限制,激发学校的办学活力、积极性和主动性。

对职业技术大学而言,办学的基本门槛已经明确,办学方向已经指明。下一步即是学校内涵建设的强化,如何将职业本科教育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办出影响,既不能办成专科高职的“加长版”,也不能办成普通本科的“复制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于应用型高校而言,可以选择开设普通教育专业目录没有而职业教育专业目录独有的专业,举办职业本科教育;反过来,职业本科高校也可以根据已有办学基础和条件,开设职业本科专业目录没有而普通本科专业目录有的专业。两类高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互相选择对方的专业目录开设,这是体系建设横向融通的应有之义。

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两类专业设置知识基础不同、风格各异,教育教学设备设施要求等也大不一样。普通教育专业更强调宽基础,专业名称表达学理性较强,办学成本一般较低。而职业教育专业名称主要来源于产业、行业、职业、岗位等,专业设置更接近生产实际,动手操作训练较多。职业本科专业瞄准实体经济、先进制造业和现代农业,需要更多的实习实训设备投入,办学成本较高。至于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哪类专业更受欢迎、哪类教育更适合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通过学生就业和市场满意度来检验,通过学生和家长的选择来检验。从这个角度讲,职业本科学校的设立,也会激励普通本科学校提高办学质量和办学水平,使高等教育形态生态更为多元、供给更为丰富、生态更为健康。

对教育系统而言

优化了教育结构

从教育内部看,职业本科的举办,是坚持把职业教育作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突破口的重大成就,使得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教育体系状况得到修复和改善,将有力推动高质量教育体系的建设。

对职业教育而言,本科是完善职教体系的堵点,是建设高质量体系的痛点,是打赢职业教育“翻身仗”的“阻击战”。发展本科教育、建设高质量体系,也是职业教育争取独立尊严、赢得与其他教育沟通资格与资本的重要举措。

对高等教育而言,克服了“千人一面、万人同语”的同质化局面,使得“分类设置、分类管理、分类评价”从理念走向现实,既丰富了类型结构,也丰富了层次结构,有利于“构建更加多元的高等教育体系”。

普通本科和职业本科,两类专业生发、设立的逻辑迥异。尽管有些职业教育专业名称具有普通教育色彩,但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几次专业目录调整,职业教育特色逐渐凸显,专业内涵已经明确,形成了与普通教育专业错位设置、相互补充的良好局面。如与飞行器相关的专业,普通本科设置了飞行器设计、制造、动力工程、环境与生命保障、质量与可靠性、适航技术、控制工程等多个专业,职业本科开设了“飞行器维修工程技术”,补齐了相关产业链,充分凸显了职业教育专业面向国民经济生产生活,为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所急需的宗旨。

对经济社会而言

助力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发展是党中央高瞻远瞩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的重大判断和战略部署。准确把握新发展阶段,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职业教育要增强适应性,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的人才和技能支撑。

高质量发展需要高质量人才支撑,需要高质量教育体系相匹配。但我国技术技能人才整体质量不高,结构性紧缺严重。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数据显示,中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中,多达36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36个属于社会生产服务和生活服务人员。而这些正是职业本科教育专业开设瞄准的重点,职业教育专业目录中的本科专业,装备制造大类最多,达28个,其他依次为交通运输大类21个、医药卫生大类20个、电子信息大类18个、土木建筑大类18个,充分体现了职业教育服务发展、促进就业的办学方向。

只有发展高层次职业教育,拉长专业供应链,延伸人才链,匹配现代产业链和创新链,才能应对关键领域发达国家“卡脖子”技术问题,使双循环有效畅通起来,使实体经济强起来、核心技术硬起来,增强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创新链当中的安全性和影响力,塑造我国国际竞争的新优势。

对国际社会而言

提供了中国样板

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国际交流和对外合作,多年来以向国外学习、引进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模式与发展经验为主。

进入新时代以来,党中央对职业教育的重视程度之高前所未有,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发展道路和模式基本形成,在“引进来”的同时,开始具备了“走出去”的实力和能力。以“鲁班工坊”和中国-赞比亚职业技术学院为代表,开始向外输出中国职业教育课程、师资培养培训、专业教学标准以及教材教法等。

中国职业教育对外交流,与中国企业协同“走出去”,与在外中企捆绑式发展,已成为职业教育“走出去”的显著特点。尤其是随着职业本科教育稳步推进,向世界推出中国职教标准,发出中国职教声音,讲好中国职教故事的新时代已然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