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automobil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 下一个母生态就是汽车,回顾轩辕之学铃轩1期第四模块课程

新闻

抓好全年圆满收官科学谋划明年任务 抓好全年圆满收官科学谋划明年任务

陈吉宁:在推动高质量发展、创造高品质生活、实现高效能治理上拿出更多实招硬招新招 要把学习党章作为学...

  • 沪苏“能源动脉”长江大跨,上海最高输电塔间,无人...

    昨日(1日),随着最后一相输电导线成功跨越长江,并在204米高的输电铁塔上紧固到位,上海崇明500千伏输变电工程完成长江大跨越段架线施工,标志着这一长三角能源一体化发展的关键性工程完成了施工最大难点。 ...

  • 沪苏湖铁路建新进展 跨斜塘航道斜拉桥主塔封顶

    11月28日报道:记者今天从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沪苏湖铁路跨斜塘航道斜拉桥最后一个主塔今天上午顺利封顶,为下一步斜拉索及钢箱梁安装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该大桥不仅是国内首座高速铁路与普速铁...

  • 变得更小更灵活,线下招聘会重回沪上高校校园

    变小变灵活,线下招聘会重回校园 学校同时结合线上招聘积极拓宽就业机会,打好“稳就业”攻坚战 近日来,线下招聘会逐渐重回校园内。在疫情防控的大背景下,校园线下招聘会悄然发生着变化——招聘场地比以前更...

  • 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举办

    日前,首届上海社科青年望道论坛开幕式在上海社会科学会堂举行,共计300人通过线下和线上方式参加。 本次论坛的主旨为“人类文明新形态:大变局下的中国与世界”。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陆铭、复旦大学教授张双利、华...

  • 沪郊金山朱泾:花香稻香串起产业链,在乡村振兴中...

    G320文旅连廊亭朱枫产业联盟成立、“院企”“校企”共建基地齐齐揭牌、“智农”“农龙”企业抱团落户、一街一镇飞地党建喜结连理、“十佳高素质农民”“文明埭头”奖项连发……11月26日下午,以“稻梦田间”木栈道为舞台,以“云间...

财经

沪深交易所制定新一轮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 沪深交易所制定新一轮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

12月3日电《中国证券报》3日刊发文章《沪深交易所制定新一轮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行动计划》。文章称,12月2...

下一个母生态就是汽车,回顾轩辕之学铃轩1期第四模块课程

发布时间:2021/09/16 汽车 浏览:176

 

2021年8月,整个汽车产业上空笼罩着“缺芯”的愁云又浓重了一些。随着24日马来西亚疫情卷土重来,全球车企应声涌起“停产潮”,海外芯片厂坐地涨价,各家车企一号、二号人物集体奔赴供应链抢芯保供。

波涛汹涌的另一面,是同期成都车展“国产芯”怒放盎然生机。理想、传祺、哈弗高调官宣旗下热门量产车已搭载地平线高性能芯片。从全面进口到国产替代,地平线的反击无疑令汽车人振奋。

 

当疫情成为全球汽车旧格局的持续“破坏者”,类似芯片的历史,必将在更多细分领域重演。谁能攥住百年机遇,成为地平线这样的新主角?零部件企业需要掌握更强有力的“抓手”。

为供应链领军者深度赋能,2021年8月28-29日,铃轩1期第四模块“数字化变革”课程如期开课。颇为应景的是,这次游学恰巧来到了国内芯片行业著名的“独角兽”——地平线机器人公司。

 

未来车企将如何架构数字化“顶层设计”?什么才是供应链企业拥抱数字化融合的“正确姿势”?

此次来自广汽集团、北汽越野车、广汽埃安的采购与研发导师,以己为例深度解剖了数字化变革的底层逻辑、实施难点,更探讨了新汽车时代下的生存之道,联手铺开了一副汽车产业数字化未来的全景图。

 

与此同时,轩辕之学铃轩1期的同学也一并参观了地平线公司,同时学员之间也进行了内部案例的分享与探讨。

1.未来数字化“理想国”——智慧供应链

供应链管理,等同于企业采购体系管理吗?

开启数字化探讨之前,开题导师、上海数策软件股份有限公司智能制造事业部总监陆杰首先严谨规整了一个观点。“供应链管理范畴是指一个生态,包含了企业、客户、供应商及其下游供应链整个网络”。

换言之,供应链管理既难靠一家之力、也并非一家之利,必定是整个系统生态高效协作与整合、方能彼此成就与利益共享。

 

但牵一发而动全身,也意味着每一项决策风险都易被系统性放大。陆杰导师举例:当前,一片芯片缺料,就将导致一辆车无法下线,整个工厂停工陷入等待。芯片不过十几元,产业损失却高达百亿元。

现实的反向刺激,让企业深刻意识到“提升决策能力”如此关键。恰恰工业4.0时代,更细的时间颗粒度,更快的信息更迭、更繁杂的预判逻辑……一切正让大脑即时决策无法确保敏捷、可靠与安全。

 

怎样让大数据驱动决策优化?陆杰提出了“构建数字化供应链控制塔”,构想中控制塔应当具备三层结构,第一层是描述层,要实现全链端到端可视化;第二层是预测层,要拉通运营分析;第三层是自调整层,要实现自主决策与调整执行。

这一套高效机制的终极目标,是打造可视化、可感知、可调节的“智慧供应链”,乃至为企业构建“数字供应链孪生体系”,为未来企业及数字孪生生态做准备。

 

这看似是遥远的“理想国”,但其实当下整车、零部件领域,均已有企业率先构筑了高水平控制塔。随后,陆杰导师展示了比亚迪订单中台、卡特彼勒全球物料管理(GMM),充分论证了控制塔对于降低成本、提升周转等领域的应用价值。

最后,陆杰提出的最高构想令人遐想无限,“未来,我们或将实现联邦学习机制,在保证供应链各个实体间隐私安全、合法合规基础上,实现关键信息互通互联”

2.数字化变革“实践论”——双向奔赴

听完关于“智慧供应链”的宏大构想,多数人会萌生一个猜想:什么样的架构师,才能完成艰巨的数字化“顶层设计”。

当幽默而睿智的宋玮导师走上讲台,这样的疑惑似乎烟消云散。

“《数字化变革》命题拿到时我一惊,贾校长情报工作真不错,竟知道我转行了”,这位北京汽车集团越野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开场一席调侃活跃了氛围。

是了,真正的理想践行者总是分外接地气。

 

宋玮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负责采购体系。恰在不久前,他被赋予了新的使命:负责北汽越野车公司数字化转型和信息系统的搭建和升级。亲自实践0-1的架构搭建,宋玮以《组织的数字化突破》为主题,诚恳分享了诸多实践心经。

“每一个物料,每一个车辆,每一个用户本身需求如何去实现自己举手……很多企业期待不依赖原有体制,从零开始搭建一个全新的数字化组织”。

变革,不能浮于“乌托邦”式幻想,必须脚踏实地。基于北汽越野车的国企体系,宋玮非常坦率指出,我们本身是一个流程型、操作型企业,数字化实践不可能一切“推倒重来”,必须嫁接好前端大量信息化积累。对此,宋玮的思路,是让数字化改造与组织管理变革去“双向奔赴”。

 

共同奔赴什么方向?北汽越野车数字化设想是构建智慧型、生态型企业。在这一目标下,宋玮基于务实的态度,为企业选择了一条“业技双螺旋”路径模式,采用技术与业务深度融合、交替前进的策略。

了解北汽越野车的都知道,这是一条高度贴合业务的路径。BJ40、BJ80专业越野与情怀色彩并重、销量与客群稳定。最大的增长点就在于,每年不定期推出的特别款。

正因如此,宋玮在架构维度将全业务链区分为敏捷业务、稳定业务两大版块。极力推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革新业务形态,拓宽业务边界,增长业务销量,而这一味药下去效果卓然。

 

变革,究竟是该大刀阔斧?或牛刀剔骨?关于数字化,实际上大多车企都曾经历“推不动”的困惑。而在宋玮看来,答案是“得分时候”。

宋玮采用的是更敏捷的“试点法”,率先选择营销和质量版块打样,不论数字化布局水平高低,重点是“快速见效、部门受益”。没有顺风顺水的变革,唯有更好的策略,才能赢得公司资源倾斜、业务版块的全力支持。

3.战略创新,是最好的生存策略

谁能仅仅用三年,在新能源赛道干到第一阵营?

这个问题若放在2021年之前近乎荒谬。回望2014-2015,彼时风头劲如小鹏、蔚来、理想,谁也不曾做到。

但广汽埃安,一个诞生于2017年,人们甚至来不及耳熟能详的新车企却做到了。8月,广汽埃安终端销量11631台,同比劲增115%,稳居新能源前三。

为何埃安超车如此劲猛?此次,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席忠民导师应邀来到了课堂,亲口给出了他的回答:创新。

 

面对此次课题设定,席忠民导师有更深一层的考虑,“数字化变革是本就该做的事。而创新,才是一个企业活下去、走下去的关键”。

站在历史宏观视角,“创新”是深植席忠民潜意识的生存紧迫感。在他眼中,汽车工业正发生一百年里前所未有的巨变:汽车体系从一成不变自我变革,到所有产业纷纷进入汽车体系推动变革。面对如此历史性拐点,“如果创新思维跟不上,你极有可能一败涂地”。

但,所有成功的创新也都有一个大前提——战略远见。而回溯广汽埃安诞生的2017年,正是新能源发展最跌宕起伏的时间。彼时国家密集出台“电池回收”、“双积分”、“外资松绑”等政策,EV的市场渗透极大程度依赖补贴,改道FCV、PHEV技术路线的呼声正疾……

 

广汽埃安拨开云雾判断很精准:未来新能源,EV是“基建”,ICV是“动力”。由于坚持长期主义的战略投入,埃安成为了全球少见的能同时在双领域成就突破的品牌。

席忠民回溯这几年,当所有人在传统车上改电车时,广汽埃安投入30亿元自主研发的纯电专属平台技术。在所有人为百公里加速5秒沾沾自喜时,埃安第一个打造出首款三合一、四合一的高集成电驱系统,率先奔向百公里加速2秒。而这样的创新思维,至今还在终端体验、智能生态上不断复制……

诚如品牌Slogen“先人一步的科技享受”,埃安确确实实在过去三年做到了席忠民口中“我有的时候,别人没有,总是领先别人一步”。

 

当席忠民用精确的“创新思维”扫描至供应链领域,他同样指出了新机遇所在。“中国汽车市场自动驾驶的需求,已完全超越欧美,关键部件本土化是不可逆的大趋势”。他判断,历史终将站在我们自主供应链这一面。

席忠民极力鼓励学员企业,去做行业的创新引领者,并以二十余年的实干经验,从开发模式、合作控制成本、价格与市场博弈策略、产业链集群策略等维度角度一一展开,为大家推心置腹传授新技术推广之道。

谈到未来的销量规划,席忠民低调而务实:尽管新势力调子起得很高,但我准备2025年做到60万辆。他希望与供应链领域志同道合的创新者,成为合作伙伴共同奔赴未来。

4.守正创新,供应链需共建共赢

整体背靠广汽集团,广汽乘用车称得上是国内供应链最完整,供应链管理经验最先进的中国车企之一。

尽管外界看来广汽传祺这一、两年相对低调,但其内部深度改革一刻未停。

士别三日当刮目。在第二天成都车展,全新二代GS8及GPMA广汽全球平台模块化架构的亮相,让整个行业已有了传祺再度“传奇”的预感。

GPMA平台不止开发技术的提升,更涵盖了广汽传祺采购体系、生产体系、销售体系的变革。这些改革背后蕴藏着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铃轩1期第四模块,我们邀请到了广汽乘用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永生导师。他对新车型产品规划、项目推进、生产研发和零部件采购等有着深厚功底和丰富管理经验。

为让学员深入理解体系,黄永生导师开篇细致介绍了供应链数量与区位分布。“我们现在有五百多家供应商,先进化中资企业占到60%,由于面向日、韩、欧、美、俄罗斯及中东出口分别有特别要求,外资供应链仍占到一定比重”。

随后,黄永生导师直奔主题——压力与挑战。

“造车新势力的加入、豪华品牌的下探、全球疫情与原材料、软件定义汽车的趋势……一切竞争格局的改变,激着自主品牌奋起迎战”。

三年时间里,广汽乘用车在供应链维度始终在致力于五大挑战:质量、成本、供应、技术和管理。

 

首先第一大挑战便是“质量”。黄永生指出,“顾客质量需求,正由显性转变为隐性,从产品质量发展到服务质量”,这对供应链体系无疑是个高难挑战。黄永生认为,应当首先从供应链管理角度,植入客户动心、放心、暖心、安心的“四心品质”,并依靠QDR全生命周期品质管理去实现。

但高企的质量需求背后,供应链管理最难之处是平衡“成本增加”与“价格竞争力”的重重矛盾。

黄永生坦率的表示,近年没有什么不在“涨”。人力成本、上游物料、法规升级、新技术配置无一不在施加成本压力。对此,广汽乘用车提出了两大应对措施,一是,以平台化、模块化,集中采购降低综合成本,拉通“产销研”;二是,联合供应商在全产业链推进337体制改革活动。

 

身处于产业深度变革的拐点前期,黄永生为产业链伙伴提出了四点建议:

第一点建议是,要打造高品质的产品。共同建立“信息化”、“全过程”品质管控系统,实现中国标杆品质;

第二点建议是,要快速推进新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在智能驾驶等新领域开发时,软件、硬件等不同方面要加强沟通、分工合作及快速推进;

第三点建议是,要注重培育提升自身“内循环”产业链厚度,为产业链整体的供应安全、技术安全、人才安全等提供支持;

第四点建议是,要通过技术升级与模块化迭代,提升主零之间的同步率,持续降低综合成本。

5、神秘研发导师分享与学员案例探讨

轩辕之学铃轩课程每次都会有著名的研发领域负责人参加,此次铃轩1期第四模块课程也不例外。

这位不愿对外公开的什么大咖指出,新能源汽车是行业的大势,并且有三条路线,自动化、电动化和智能化。而新能源汽车高质量发展的关键在智能化,电动汽车最根本的技术点也是智能化,针对智能化他谈了自己的认识。

 

市场方面,现在消费者信息的渠道是多元的,信息是碎片化、圈层化,还有追求体验的精专化,以及积累消费长板效应的体现,汽车的消费也被重新定义,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改变的传统习惯,向线上消费转变,汽车消费由购买向租赁等多种形式拓展。

产品方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的升级和应用颠覆了汽车产品的电子架构,汽车正在由出行工具向智能终端转变。人工智能是人们面临最大的变数,这一点对汽车行业来说是颠覆性的技术资源。

 

这位研发导师最后总结道:“信息工业的发展永远有一个母生态,今天的母生态是手机生态,以苹果、华为、谷歌、高通为代表,其他很多产品都是基于这个产品衍生出来的,下一个母生态就是汽车,未来的汽车是软件可定义的电子电气设备,是软件可更新、可延伸、可以自动驾驶的,它将是工业信息的制高点。”

 

学员提问环节,铃轩1期学员、苏州迈瑞科测控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靳洋的困惑是,现在主机厂都是用大算力的芯片,把一些不单纯是执行层的功能放在整车这边来做,作为智能驾驶感知端的零件供应商,是把核心放在算法方面,还是硬件也是同时要做的?

对此导师回答认为,从智能汽车的发展趋势来说,它必然实现一些预融合。现在车上的以太网,芯片集成的技术也非常高,更多的是从用户的体验,过去我们用户的体验是分割的,将来用户的体验也是完整的,所以包括很多外部万物互联的东西将来也会被整车集成在整个架构上面,这一定是一个发展趋势。

 

”整车厂一定要有这个能力,”导师说,”从供应商的角度,可能会希望慢一点,有一些传统企业转变的过程不是那么很快,但这是趋势。涉及到用户体验,一定会集成。但是整车厂的核心技术,是集成技术,是把这些定义好,在控制器的物理层面未必做,甚至把一些软件包给外面去做,但主机厂一定要能够打通。”

 

在导师分享和提问之后,轩辕之学铃轩1期学员结合自身情况进行了案例分享和探讨。南京途安包装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美花就《新能源动力电池运输包装解决方案》课题与同学们进行了热烈探讨,并有了初步的答案。

 

这正如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轩辕之学校长贾可博士所言,闭门造车的时代永远结束了。

时代大变革下,汽车产业对拥有新认知、新思维、新格局和新能量的“四新”汽车人才有了渴求,面向大家共同未知的未来,汽车人的自我进化是一场深度的跨界学习和认知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