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党员站长“范妈妈”:挑最要紧的订单送,如果可以,我还想帮更多人

新闻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四川首个援助困难退役军人慈善信托正式启动

2022年5月19日,“中铁信托·伊洁士退役军人关爱金慈善信托”成立启动仪式在四川广汉成功举办,标志着四川...

  • 在求职模拟大赛中锻炼面试技巧,东华大学这位毕业...

    东华大学服装设计与工程专业的学生刘鸣(化名)近日收到三份offer,并最终选择签约其中一家奢侈品公司。 刘鸣是个未雨绸缪的人,她从去年八月开始关注秋招,九月开始投简历。“因为时间线拉得比较长,我就有足...

  • 上海:预计到6月上旬,各寄递企业能够全面恢复个人...

    5月19日,目前上海邮政快递行业的恢复情况怎么样?对于市民普遍关心的个人寄递业务恢复是否有具体的时间表?5月19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冯力虎表示,感谢社会各界...

  • “沪”动进行时:铁路上海虹桥站客运量有序增长

    5月17日一早,铁路上海虹桥站候车大厅里,不少旅客已经在等待验票上车,他们中的很多人“全副武装”,做好了个人防护。当日,铁路上海虹桥火车站开行旅客列车12趟,出发旅客7000人左右,到达旅客约千人。 据悉,...

  • 来自芯片、航天领域的代表:复工前一定要做好周全...

    眼下,上海复工复产已按下“快进键”。疫情这两个月来,有的企业的生产线一直都在运转中,从没停产;有的企业正开始复工,逐渐恢复生产;还有的企业正在等待复工。记者采访了几位扎根企业一线的市人大代表,结合他...

  • 上海海关:为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汽车制造等全产...

    5月18日,在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上海要推动重点产业尽快达产,对于上海集成电路、汽车制造、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上海海关如何支持产业链供应链便利化,又是如何助力企业提升产...

财经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市区首家银行网点“预约制”复业

上海市区迎来首家复业的银行网点。昨天,位于普陀区新村路599号的上海农商银行普陀支行营业部恢复营业。...

  • 上海公共资源交易平台4月考核位列全国第一

    昨天,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公布最新考核排名,上海市公共资源交易平台4月考核得分为100分,排名位列全国第一。这是继2021年10月国家考核全国第二以来,该平台排名的再次突破。 成绩的取得并不容易。疫情防控...

  • 让机器转起来、产线跑起来——上海汽车业复工复产满...

    零部件厂商集中采购,物流通过转运站打通血脉,主机厂整车一辆辆下线……机器转起来、产线跑起来,上汽、特斯拉等头部汽车企业开启复工复产模式一个月来,上海整车厂生产线上“走”下数万辆汽车,并积极出口。 15...

  • 科创板芯片指数6月发布,中芯国际、澜起科技都是权...

    上海证券交易所和中证指数有限公司今天正式宣布上证科创板芯片指数定于6月13日发布。经流动性筛选后,科创芯片选取不超过50只市值较大的半导体材料和设备、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装和测试等领域的上市公司证...

党员站长“范妈妈”:挑最要紧的订单送,如果可以,我还想帮更多人

发布时间:2022/04/12 新闻 浏览:21

4月12日报道:范俊杰不到40岁,党龄已经有17年了。

他的衣柜里保存着一身将近20年的预备役军服,上面别着一个党徽。他曾是一名防空兵,职务是导弹射手,退伍后曾辗转在不同行业。

在部队里接受“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教育,来上海打拼后,被他用到了送外卖这份职业上——6年前,他成了上海静安区的一名党员骑手,因为热心肠、爱张罗、人缘好,骑手兄弟喊他“范妈妈”。两年后,他成了这个外卖站点第一个党员站长,还把以前认识的退伍士兵招进了外卖团队里。

事实上,在上海疫情的压力下,一线配送人员已成为当地供给环节中最关键的力量之一。许多物流流程被打破重建,在前线奔跑的小哥和站长在不断做着新尝试,以应对不断变化的疫情形势。

而范俊杰是少数一直在此次配送前线的党员站长,亲身参与了这场“战疫”。那么,他和兄弟们遇到了什么样的波折,又如何缓解这些困难?“党员站长”的身份又起到了什么作用?

以下是范俊杰的口述。

“情况很糟糕,好在总有人想着帮我们”

我叫范俊杰,是一名外卖站长。再过一年,我就40岁了。我老家在江苏无锡。我已经数不清这是我在上海的第几年。

我现在是美团上海静安寺站的站长,负责配送的区域是静安寺附近房源3公里左右。因为送外卖,我路过小资咖啡店,去过超级大卖场,跑过弄堂小饭馆。但最近,我经手的货品从外卖一直扩展到奶粉、大米、生活用品……

上海疫情形势挺严峻的,4月开始,站点被封控,骑手陆续被隔离在家,不能出门配送。怎么形容这几天呢?订单多!太多了!我每天会收到四五百单,但骑手又不太够。

我们这儿的骑手住在好几个区,每个区的政策都不一样,他们从住的地方出来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有的是社区不放心,有的是居委会不放心,有的能出小区,但是就回不去了。

当时,我赶紧给小哥所在的居委会打电话,帮忙协调这个问题,很快总部也主动帮我们弄材料。我才知道,为了能在疫情中好好地送单,需要不少流程和手续,来保证我们骑手顺利配送。比如,上海不同区的通行证、骑手的工作证明、民生防疫保供企业员工证明等。基本上拿到了这些,我们骑手就能出来了。

还有一些情况是小哥去某个地方送单却回不来,这也挺麻烦的。4月初美团告诉我们有爱心酒店,说可以让骑手在酒店里过夜。我认识的几个骑手碰上了这个难题后,就提交了申请,很快就入住了,在酒店休息,然后出来跑单。

昨晚,听说又有一批好人愿意捐一些场地出来给我们小哥住。而且,这阵子政府也发了几次物资,还有一些备用药;美团也给了一些防疫的物资,像是几十瓶洗手液、1000个口罩……

总之,虽然现在形势很严峻,但我有种感觉,就是总有人想着来帮我们。

“看到订单写药品和基础粮食,就会特别警觉”

我们每个站点发了20多张防疫通行证,再根据骑手的个人情况,实际最终能出来的只有七八个人。

目前,我和手下两名骑手住在一起,他们出去跑单的时候,我帮他们协调订单,给他们做饭。

以前,遇上高峰期,一次一车最多也就接10单左右,但最近,一个骑手一车能挂30多单!我算了一下,相当于一个人要跑三个人的量。兄弟们很辛苦,他们每天8点钟就出来跑,到晚上9点多回去,工作时间都是十三四个小时,甚至十五六个小时。

可是,接到订单那么多,真的没办法全部都送到。怎么办?只能挑最紧急的去送。

我看到订单内容里有药品和基础粮食的时候,都会特别警觉。有一些药,一看就是应急药,我就感觉这家人应该很着急了,顾客或者家人的身体是不是撑不住了;还有一些是很基础的粮食,像是大米、面、油这种,我会觉得,可能这家人挺缺粮的。

订单备注也很重要。这阵子,订单的备注真的是五花八门,有的写“希望小哥快点送,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有的写“这些药我们买不到,求求你们帮帮忙”。

还有的是女孩子家里没有生理期的用品了,但她又没办法出门购买,APP上也抢不到,她就在备注里写需求。我记得当时收到一个外卖订单。那个女生急需卫生巾,但因为买不到了,她就在订单备注里写这个需求。我们骑手一看,觉得很紧急,就跑出去帮忙买了卫生巾,给人家送过去……

还有一个老外,他家里有个刚满4个月的宝宝,急需奶粉和尿不湿。我们小哥从下午4点找到晚上9点,拿着两张通行证,从静安区,跑到普陀区,最后在临近宝山区的交界处,找到了一家母婴店,终于买到了奶粉和尿不湿。小哥在路上还摔了一跤。最后,我们用翻译软件,加上比手画脚,有点笨笨的方式,把东西送到了他那里。他用有外国腔调的中文,一直说“谢谢,谢谢”。

这阵子,大家都很理解骑手。超市订单很多很多,基本上处于一种“爆炸”状态,出货速度就会慢,我们骑手的配送时间也就拉长了。虽然顾客们很着急,但他们也都理解我们。骑手有一次晚到了将近3个小时,顾客也没抱怨,不仅没有投诉,还给他打赏了,说很感谢他。

前几天,我们小哥被顾客发微博表扬了,还给他转了500块小费,他没要。他和顾客说,“一码归一码,我不会做一个没有人情味的人。”

我们这些骑手,真的都特别好。

“党员”不是一个职位,也不是一个称呼,而是一个榜样

这几天情况紧急,我也一直在想我可以做些什么。党员这个身份起了很关键的作用。

20年前,我刚初中毕业,家里本来攒了一笔给我上高中的钱,但当时舅舅生病了。妈妈问我:“家里只有一笔钱,你想上学,还是救你舅舅?”我想救家人,就让母亲把钱留给舅舅治病了。我便入伍了。就在当兵那几年,我发生了非常大的转变。

当时,我们部队一周要上3天的思想政治教育课,党支部经常教育我们:在危难时刻,党员必须冲在第一线,有多大能力,就帮多大忙。这些思想已经融入我的血液、我的灵魂里。

那会儿,部队里的入党率差不多是十分之一,我是文艺骨干,还帮大家写黑板报,常组织大家,领导推荐了我,我成了一名共产党员。我经常得到的教育就是:“党员”不是一个职位,也不是一个称呼,而是一个榜样,就是带动其他人来做事。

后来我来上海打拼,成了静安区的一名外卖员,又当了站长,党性成了我的习惯。我曾带了个骑手,他爸爸得了重病,我就发动全站的骑手帮他捐款。

我一直和我们骑手说:“大家有困难,我尽力帮,如果其他人有难,也希望你们主动帮人家。”

也是因为我“爱管闲事”,骑手喜欢叫我“范妈妈”。

最近,除了协调送单,我也给我们小区当志愿者。这也多亏了“外卖站长”的身份。因为常年送外卖,我在附近片区认识了不少商家,了解他们的情况。我就把这些信息用起来,给小区协调物资。

其实很多商家是有存货的,但开不了店,货物就堆放在里面,浪费了。我就想,是不是可以直接联系商家,帮他们把那些货运出来?前两天,我用这个办法给我们小区的居民弄来了300个鸡蛋和70块豆腐。这些东西都零零散散的,但至少能解决一些人的需要。

我楼上的一个阿姨,她每天都要吃高血压的药。现在药吃完了,药店基本上都关门,医院也进不去。我是她邻居,觉得能帮就帮,我知道附近有两家还在营业的药店,就托人去找,最后给她送药过去。

我和很多来上海打拼的人一样,没有熟人、没有亲戚,全要靠自己,也互相帮忙,能出一点力就出一些。希望上海快点好起来。